必读居小说网 > 激情H文电子书 > 下九流之活色生香 >

第13部分

下九流之活色生香-第13部分

小说: 下九流之活色生香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第六章 变数
「吱呀」一声大门从内往外被推开。江无畔面无表情的走到院中,凌厉且充满杀气的目光向某一处瞥去。
院墙上的树枝树叶配合的抖动了一下,江无畔冷哼一声,那团绿色抖得更凶了。
「你们把我之前说过的话当做耳边风了么?还不快滚?」
这句话立刻将平和假象撕裂,那团绿色发出呼啦啦一阵响动,人已经飞远了。
「哼!」
还在屋中等候的杜鳞大声道:「无畔兄,好了么?」
江无畔一转头就进了屋,隐约还能听到里面传来杜鳞那只妖孽的说话
声。「啧!八天以来天天如此,那位老兄不嫌烦么?他不烦,我都烦了。。。。。。也不知道来点新花样!」
而在另外一边,出师未捷身先死的福管家脸色铁青,被一群等着听消息的猛男们包围。
「不行,没想到庄主的武功进步得这么快,功力也远胜过老夫,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啊。。。。。。」
老管家老怀大慰,一时闻激动得双眼泪光闪现。
「我们都知道庄主的武功很高啦。但现在要怎么办?」
「庄主他的听力已臻化境,老夫压根不能接近他十丈以内。」老管家的脸立刻再度恢复初回来时的铁青状。


「庄主不许我们接近,那只妖孽的事要怎么处理啊?」江三苦恼的如此说着,其他人连连点头,「都不知道那妖孽要对庄主做什么。。。。。。你们发现没?庄主最近脸色都不怎么好。。。。。。」
「对啊对啊,还有两个黑眼圈,眉头也皱的更紧了,都快能夹死苍蝇了,这样很容易显老哎。。。。。。」
「去!庄主俊美非凡,就算老了也是浊世翩翩美老头。。。。。。啊呀,不对!我要说的是,那只妖孽不知道让庄主干什么,反正庄主书房里的桌子每天都会开裂。」
「说不定在吵架或者是打架?」
「哈!如果是吵架或是打架,庄主也就算了,那只妖孽又怎会毫发无伤?」
「你们发现没?庄主的精神越不好,那只妖孽就越是容光焕发。。。。。。」
众人集体沉默了一会儿。
「呃,不会那小子真的吸取庄主精气什么的。。。。。。」
「还把庄主迷成那模样。。。。。。」
众人再度集体沉默一会儿。
「搞不好,那小子真的是妖孽也不一定!」
「天!那要怎么办?我去找道士,和尚也行吧?」
「无论如何!」江三握拳,对着黑压压的夜空发誓,「我们一定要铲除这只妖孽,保护庄主!」
「阿嚏!」
杜鳞大大的打了个喷嚏,身子都因这一下夸张的向前弯倒。
「怎么搞的,什么人在说我的坏话?」
揉揉鼻子,不解的嘟囔,不过鉴于他过于招人怨恨,也就无从计较起源头来,当务之急,还是先把眼前的事办好才是。
将注意力集中到面前冷冽冻人的美男子身上去,江无畔就坐在他对面,一手挽袖,单手持笔,眉头拧得正如家丁们所说,差不多能夹死路过的苍蝇,正在画图。
那脸色,面罩寒霜。
那架势,杀气腾腾。
那阵势,远比昔日独自单挑那堆黑衣杀手来的强横许多。
杜鳞满意的点点头,继续磕瓜子。
自从江无畔松口之后,杜鳞的小日子就这么悠闲称心的过着。
每天太阳还没出来,就赶早去蹭饭,在临剑庄众下人们怒目而视中,一边看他们家庄主耍剑娱乐,一边磕瓜子喝凉茶指手画脚当看戏,吃吃混混到
中午,蹭了饭,爬去午睡一小会儿,等到起来也该用晚膳了。
吃完晚饭,便随着不太情愿的江无畔入了书房,接着磨蹭被某人痛恨到死的春宫图。
杜鳞走的时候记得摸了几包果脯瓜子,这时候身子往太师椅上一坐,二郎腿一翘,看着江无畔在那边用功。
这就是自从两个人有了那次意外之后,八天来的相处模式。
一场自己虽然吃了苦头,但是也有爽到的欢爱,居然换来这种梦寐以求的慵懒享受生活,不管怎么想都值了。
杜鳞非常心满意足。

()免费电子书下载
虽然光看江大剑客铁青的脸色,还有似乎已经爆出青筋的额头,杜鳞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江无畔绝对对当初的承诺后悔了。
江无畔确实后悔了。
事实上虽然早就料到画春宫图的难度,但实际摆在面前时,才发现想象绝对比不上实际情况。
要怎样。。。。。。究竟要怎样做才能拉下脸皮、放下廉耻画出那些淫荡不堪的景象啊!?
「我说,你画的也就慢了点,都已经八天了,你还在对着张白纸发呆,搞错没?」
盯着手持笔却发呆了快有一个时辰的画师,杜鳞不满意的指指铺好的白纸,点明了某人怠工的事实。
江无畔真的很想将手中笔直接一撂,甩手走人,可惜情义这座大山牢牢压在他的头顶上。想要抵抗都无从抵抗,最后也只能认命。
可是,就算认了命,画不出来还是画不出来。
杜鳞瞥瞥他壮士断腕的死样子,叹了口气,十分了解的拍拍对方的肩。
语重心长道:「我知道,瓶颈了嘛,这是很正常的事。每个人都有瓶颈期的,尤其是我们这种搞创作的人,瓶颈更是家常便饭。这时候就需要好好的疏导了,只要巯导得通了,那灵感可谓是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江无畔一听到「疏通」两个字,后背就有些寒了。
果然,杜鳞喜滋滋道:「你的情况我也清楚,你与女人的经验不足,光凭文字还是无法掌握正确的感觉,这时候就需要实质性的指导了~」嗯嗯,这麒麟城中的青楼不知道档次如何,有没有让人心动的花魁娘子?
听到这里,江无畔哪还会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当下冷道:「如果要去青楼,我们之间的恩怨就一笔勾销。」
杜鳞正美滋滋的想着,听到这句话,险些一下子滚到椅子下面去。「你在说什么啊?想要最快最好的掌握技巧,那当然就只有经验丰富、阅尽千人的花魁娘子了!」
江无畔也不理他,只是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充分表现出对此的不屑一顾。
杜鳞跳起身子,怒道,「我这可是完全为了你好,为了达到一个新的巅峰,就一定要多看多听多学!如果就这样闭门造车,哪可能做得好呢?像你们练剑的,不也讲究相互切磋,以达到巅峰么?我这边的自然也是相同道理啦!」
这厮的歪理一套又一套,江无畔从一开始的想挥剑砍人到勉强忍住怒气,也算是适应力良好了。只是听到现在这样的说法,又将自己心爱的长剑与淫书放在一起比较,这口气自然是忍不下来。
「胡说!」一拍桌,桌子很合作的裂成三半,倒塌开来。
唉。。。。。。
这都是第八张桌子了。从开始作画那晚上就开始拍,连拍裂八张桌子,江无畔这人也真浪费。
杜鳞缩缩脖子,虽然很想给他据理力争下去,但是看那个吹胡子瞪眼外带差不多可以用「青面獠牙」来形容的脸色,还是吞吞口水,忍下去好了。
形势比人强,这也是没房子的事。
相处这些时日,他自然清楚江无畔的老古板性情,也自然明白江无畔把
剑术看得有多重,如果亵渎了他心中的圣地,翻脸砍人事小,不肯画春宫图可是事大了。
不错!现在对杜鳞而言,只要江无畔能画春宫图,就一切没问题!所有一切的脾气都要向着春宫图靠齐!争取做到不忤逆江无畔的意思,不挑起关于
「淫书」和「剑术」哪个更高尚的意气之争,追求的是更加实质的东西!
这样一想,能屈能伸的无赖自然选择最能达到效果的方式。
当下话锋一转,笑道:「自然是不能和剑术相比啦,不过积累经验总是好的。算起来你也算是开过窍了,也该好好享受一番了吧?」当然,他也觉得很爽就是了,当然,如果每次不要那么通就更好了。
听到这么一句,江无畔顿时一怔,随后脸色更差了。
「你。。。。。。就这样满不在乎的说出来?」


「要不然还能怎样?这反正也是事实嘛!」杜鳞反而略有些震惊的看着他,不是吧?他都没嚷嚷,大剑客怎么就受不了了?想了想,又看看江无畔脸色,这才恍然明白。「我说,你该不会还在在意吧?我可不是女人,你从哪儿听过男人被上了就要遵守三从四德的?被说笑了。」
是啊,杜鳞不是女人,自然不会在意那种事。可是作为一个男人,被另外一个男人这样那样,难道就真的没一点阴影?
「还好啦,基本上有爽到就好。」杜鳞撇撇嘴巴,「更何况当初的情形,你给我机会反抗么?我平常就打不过你,那时候就更打不过了。」
江无畔的脸色越发不好,几乎可以用「扭曲」、「狰狞」之类的词来形容了,让杜鳞看得直担心,江大剑客会不会就这样拉不下面子,直接将他干掉?
「呵呵,你放心,我不会四处大声嚷嚷,说你强Jian我的。」
「。。。。。。」黑色气场如泰山压顶,开始在江无盘身边凝聚。
「咳!」好像玩过头了。杜鳞慌忙转移话题道:「你若不愿,就请两个花魁娘子过来,也好。」
「你让我召妓到临剑庄?」开什么玩笑!?
「呃。。。。。。我又没让你做,我知道你也不会那么做。。。。。。」
「废话!」你这小子到底当我是什么人?
「所以说,我来做,你来看就行了。」刚好也可以享受一下。
说实话自从上次和江无畔有过那档子事之后,杜鳞忙到忘记的性欲也被挑起来了,但是又不可能去找江无畔发泄,自然也只能转移目标,要不然小心被雷亲到。
「你敢!」这下子不光瞪眼,手掌一用力,桌子的残骸就变得更小块了。
「我不敢。」杜鳞苦着脸,也只能打消蹭钱取乐的念头,「那这样,找一个龟奴。。。。。。
眼看那边那强脸都已经向着锅底发展,额头上的青筋也跳啊跳的,杜鳞无奈的叹口气,继续退一步说话,」好吧好吧,那就两个女人,让她们互相摸摸来一场就行了。。。。。。」
「杜、鳞!」这厮的脑袋里什么时候能不带那种下流色彩?江无畔听他这么说,真的很有种冲动用剑把那颗头剖开,把里画的脑浆好好洗洗干净!
「这样也不行?那找一个来自己表演一下总行吧?」
江无畔气到这会儿已经快没气了,他觉得喉咙干涩,脑袋发疼,就往旁边椅子上一坐,单手掐着眉间,胸中郁闷得紧。
他宁可自己跑去对付整个「绝杀」,被人家围杀,也不愿和这个淫棍说话!
「你真的很难伺候唉!」杜鳞强行挤出来的好脾气也告罄了,怒气冲冲的走到江无畔身前,俯下身望着同样头疼不已的庄主大人,「你已经拖八天都画不出一张画来,我那边小说都写好了,书商还在等着我的稿子呢,你在这里拖拖拉拉,你可知天下间多少读者会等得心焦难安吗?啊?你这人答应了又做不到,还挑三拣四,真看不出你居然这么婆妈!」
江无畔想回嘴,但杜鳞说的都是事实,也不好回嘴,因此这口气只能表现在表情上。本来就略显严肃倨傲的脸,这下子变得更是神鬼回避,生人勿近了。
见他这副表情,杜鳞也不是不懂得进退之度,如果把江无畔逼急了,扯破嘴脸,自然对谁都不好。打一棒子该给一个甜枣吃,这可是待人处事不二法则啊!
当下语气放柔道,「我自然知道你的苦处,也知道你生来便讨厌这事,这次我听你的,不召妓。不过这总要寻个法子解决才是。你也知道,我那边也不友好混,那么多读者等着我的书呢,就过样不负责任实在不太好。」
「我知道。」江无畔回了三个字,除此之外也就说不出什么话来了。
看到他示弱,杜鳞叹了口气,道:「既然不肯招妓,又不肯看人表演。。。。。。那,就只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6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