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激情H文电子书 > 下九流之活色生香 >

第16部分

下九流之活色生香-第16部分

小说: 下九流之活色生香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是在心里嘀咕。
江无畔沉吟片刻,回道:「不用。」
「啊?」江福一愣,却不能有任何异议,道,「是。一切谨尊庄主吩咐。」
江无畔点点头,便向西边走去。
福管家好像一下子老了好几十岁,「庄主他。。。。。。到底还是。。。。。。」
「这几天庄主都是亲自照顾那个姓杜的,这么看来,难道传闻是真的?」
江三无法置信的说了这么一句,周围人都呈现石化状态之后,再度摩拳擦掌。

()好看的txt电子书
「三哥,记得通知大家去鞭尸。」
将熬煮好的药汤从下人手中接过去,江无畔又从膳房端了碗粥,又挑了几块松软糕点,一股脑塞进食盒里,便向着后院走去。
院子里黑沉沉的,没有点亮烛火,也使得这宽阔院落没有一点儿活人气息。
从天倾泻的月光非但没扫除这种冷清感,只能让人联想到「惨白」一词的光芒反而更增加了些许冰冷。
江无畔推门进了屋,习武之人大多可以夜视,加上朦朦胧胧的月光,就算不用点烛,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杜鳞蜷缩在被褥里,呼吸急促,显然很不舒服。
江无畔将食盒放在桌上,走到床边俯身看了看情形,便拍拍杜鳞的脸,「起来了,该吃药了。」
杜鳞睡得昏昏沉沉的,只从鼻子里「嗯」了一声,便再没什么反应。
见杜鳞脸色潮红,脸上都是汗,估计难受得紧,再加上刚才触摸他的肌肤也是烫得惊人。
还记得杜鳞这人天生体温低得惊人,这时候烫成这样,实在不太寻常。
事实上就算是在欢爱时,杜鳞的体温都低得吓人。。。。。。江无畔心中略微一拧,随后便不予理会的拿起放在一旁的铜盆,他出去到水井那里打了桶水,绞了帕子,又返回屋内。
「热。。。。。。」
刚进到屋内,就听到杜鳞在喃喃呻吟,江无畔侧身坐在床边,用巾帕帮他擦拭额上的汗,沁凉的巾帕刚贴到额头,昏睡中的杜鳞就忍不住抖了一下,等到擦拭了几下,将脸上弄干净,杜鳞已经舒舒服服的自动向他手上凑。
看着那张脸露出满足的笑容,以及因为发烧而晕着潮红的脸颊,江无畔为碰触到的感觉心跳加快了不少。
这种感觉在照料他的这几天中经常发生,寻常到似乎不能称之为「异常」了。
江无畔凝视着那张难得沉静下来的面容,心中那团乱麻也变得不是很讨厌。
「杜鳞,起来吃药,再吃点东西。」不知不觉间,他的声音似乎被这情形所感染,放柔了不少。
「。。。。。。嗯。。。。。。」病重昏睡中的杜鳞倒是没发现这点,只是向着凉快的地方凑。
他已经昏睡了一天了,再不吃东西,只怕会受不了。
「起来了,吃药,吃东西!」
杜鳞压根就没反应。
「快醒醒!」
「。。。。。。呼。。。。。。」
「喂!起火了!杀人了!」
「。。。。。。呼噜噜。。。。。。」
「。。。。。。」江无畔沉默片刻,忽然开口道:「如果你再不起来,我就不帮你画春宫图了。」
「不行!」这句轻飘飘的话尾音还没落,那边病人不但睁开眼,还伸手抓住他的衣袖,「你答应过的,不能反悔!如果你反悔,我就算是变做厉鬼也不会放过你!」
方才还迷迷糊糊的青年,此刻已经恢复清醒,不知道是发烧还是有「春宫图」这剂猛药刺激的,杜鳞双眼都能放出光来。江无畔彻底无言。
这究竟是什么人啊?
他忽然觉得全身脱力,很有种想在后院挖个大坑,随后把人丢进去埋的冲动。


「起来了,就吃药。」
杜鳞立刻软趴趴的再度软倒,眼睛眼看就要闭上了。
「不许睡!喝药吃饭!」只要某人一清醒过来,江无畔就抑制不住那种凶恶态度。
「哦。。。。。。」就算脑筋现在还不太清楚,从本能上也知道眼前这人不好惹,杜鳞迷迷糊糊的想要爬起身子,却连胳膊都抬不起来,「我。。。。。。动不了。。。。。。」
他说话时舌头都大了。。。。。。刚才那股说要纠缠至死的神勇究竟跑到哪里去了?
江无畔无奈,也只能像前几天一样起身拿了药碗,单手扶起杜鳞的上半身,让他靠在自己身上,从后面绕过手臂,将药碗送到他嘴边。
「好苦。。。。。。」杜鳞才喝了一口就承受不住了,当下眼泪汪汪、百般委屈的望着江无畔。
「苦也要给我喝下去!」可惜的是只要他一清醒,江无畔就立刻恢复冷硬态度,硬是给他将一碗药都给灌了下去。
「咳咳。。。。。。咳咳。。。。。。」杜鳞的脸都皱起来了,脑袋昏昏沉沉,后脑还隐隐作痛,结果这个凶巴巴的美人儿还欺负他,真过分。
被泪水弄模糊的视线可怜兮兮的望着江无畔,对方却不为所动,直接换粥碗上阵,又被灌了半晌,江无畔这才罢手。
杜鳞立刻昏沉沉的睡过去。
江无畔小心翼翼的将他的衣服拉开,用最轻柔的手法帮他背上伤口上了药,对昔日同赴云雨的诱人身体,此刻却可以不含任何邪念地加以照顾。
这并不是恢复了以往心如止水的境界,而是。。。。。。
一想到杜鳞迷迷糊糊为他挡住那一刀的情形,江无畔的心情就又开始复杂了。
杜鳞的伤势过了十几天才好,不过等到他恢复清醒,也能自己照顾自己之后,江无畔立刻甩手不干,离开临剑庄了。
这一切都是起源于离开临剑庄外出办事的江福带回来的一则消息。
丁挽歌为查探黑衣杀手的行踪,结果离奇失踪了。
江无畔二话不说,准备出行,说什么也要亲自去找丁挽秋回来。
在临走之前,这位近日来不知道为什么性情越发阴晴不定的江无畔,来到他的厢房,冷冷看着他好半晌,盯得他浑身发毛,才丢下一句,「自己的伤自己看顾,等我回来检查,如果没好,你就死定了。」
杜鳞完全就是莫名其妙。。。。。。
搞什么啊?
那之后江无畔还真是彻底履行了之前说过的话,一个使唤的人都没给他派来,搞的杜鳞只能惨兮兮的自己处理伤口。
「哼!那只畜牲,我好歹也是为了他才受伤哎,这是什么态度嘛。。。。。。」哼哼唧唧的给自己擦药,擦着擦着,就想到别的地方去了,「话说回来,我当初干嘛吃饱了撑了帮他挡那一刀!」
如果说是为了让江无畔消气,或者是趁机威胁那小子多画两张春宫图之
类,也可以说得通,但是明明在思考之前,身体就擅自行动了。这又怎么解释呢?
杜鳞自己都想不明白。
「算了,不管了!麻烦死了!哎哟哟,好痛。。。。。。好痛。。。。。。」杜鳞的眼泪都快飙出来了,这让他更加怀念昏迷不醒那段时日了。
说起来,那段日子该不会是江无畔一直在照顾他吧?
这么说,那只大手抚摸在背上的感觉,还真不赖。。。。。。
这么一想,身体就又有了反应。

()免费TXT小说下载
杜鳞望着精神奕奕的下半身,苦着脸道:「啧,身上带伤,行动不便。。。。。。连嫖妓都不行哦。。。。。。」
就这样又熬了十几日,终于等到伤疤彻底脱落,只余下一道肉痕。
杜鳞终于可以摆脱只能靠右手抚慰的噩梦,又趁着牢头不在,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跑出去嫖妓了。
初时,杜鳞在红粉阵仗里还如鱼得水,快活得不得了,但如此过了几日,就忍不住开始想念不知道混到哪里去的牢头。
江无畔到底找到丁挽秋没?怎么这么久还不回来?
如此又过了几日,杜鳞也觉得夜夜笙歌没啥意思,自动自发的回转自己住的小院,坐着发呆。
已经非常习惯纠缠的那道身影一旦不在,为什么就觉得心中空荡荡的呢?
杜鳞想不明白。
就这样,又发呆过了二十多天,江无畔总算是回来了。
杜鳞见到江无畔的时候禁不住吓了一跳。
江无畔向来洁净的白衣都变得灰扑扑的,长发也随便挽个发髻,脸色憔悴,脸颊的肉都有些瘦下去,下巴显得更加尖削了。
不知道怎么的,杜鳞见到他这副模样,心中一拧,嘴巴上却使坏道:「怎么?才不过一个半月的时间,你就想我想成这样?」
江无畔坐在书房正中的椅子上,双眼也不看他,一身难得的落寞让杜鳞情不自禁的走上前去。
江无畔忽然伸出手,一把抱住他腰,将脸也埋在他的小腹处。
杜鳞吓得差点惊叫出声!
江无畔从来没有像这样主动亲近过他,现在是怎样了?到底在搞什么?
「江大剑客,你、你怎么啦?」
闷闷的声音传出来,「我找不到他。。。。。。」
「啊?」杜鳞稍微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不会吧?」
「挽秋他,我怎么也找不到他。。。。。。如过我当初强硬一点,无视他的感受尊严之类没用的东西,那他现在就不会。。。。。。」这一个半月来,江无畔率领众人差不多将整个江湖的地皮都翻了一遍,还是找不到丁挽秋。
「半照晚」简直就像是凭空消失一样,一点蛛丝马迹都没留下!
而唯一有可能告诉他们丁挽秋去向的黑衣杀手们,则是更难找,也更难缠的对象。
所以,这么长时间来,江无畔一点收获也没有。
而其他剑术十绝的剑客们,也遇到了同样的难题。
江无畔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示弱,当下伸手一推,将杜鳞推开,侧脸不去看他,声音再度恢复了之前的冷淡,「对不住,我失态了。」
在看到杜鳞时,心中的那根紧绷的弦顿时崩断,等到发现的时候,就做出那些丢脸的举动,这点让江无畔也尴尬不已。
杜鳞望着江无畔狼狈且憔悴的模样。
所以,江无畔才会这么狼狈么?
这一个半月来,想必都为了寻找好友而忙得团团转吧?
望着到这时候才把真实情感爆发出来的男人,杜鳞感觉到有根刺轻轻戳了戳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一个半月未见而积压的感觉此刻集体爆发,他伸出手按住江无畔的肩,看着那张满是愤恨自责的脸,杜鳞忍不住弯下身,将脸凑了过去。

()免费电子书下载
江无畔没料到他在这时候居然这样做,愣了一下,已经被得手。
「杜。。。。。。嗯。。。。。。」江无畔伸手想推开他,却不料杜鳞的舌已经撬开了他的双唇,直闯而入,带来一波波既陌生又熟悉的麻痒刺激,也让他的挣扎变得软弱无力。
被人这样紧紧抱着,感觉到另外一个人的体温,对于现在心中自责的江无畔而言,毫无疑问是最大的诱惑。
为什么自己这样没用?
为什么在最危急的时候不在好友身边?
为什么当初猪油蒙了心,放任挽秋涉险,而不去帮忙?
明知道敌人那么危险,为什么还要尊重好友的意思,袖手旁观?
该死的尊严,在生命、危险面前如白纸般脆弱、无聊到让后来人耻笑的地步!
该死的信任,让他坚信挽秋不会有事,结果现在却。。。。。。
慢慢的,被动的舌被撩拨起一起共舞,江无畔原本想要推拒的双手,也突然发狠般的紧紧锢住了杜鳞的身子。
呼吸急促,身躯交缠,杜鳞原本只觉得心中一动,想要吻上一吻、亲上一亲,稍微安慰一下,却没料到现在这种情绪的男人压根经不起撩拨,身子已经被紧紧抱住,仿佛想要将他的骨头都碾碎的大力,或者该说想要将他整个身子都揉进去的拥抱,让他险些呼吸不上来。
这种被迫切需要的感觉,以及前所未有的强硬感,刺激了身体,于是他也反手紧紧抱住那人,更加用力的吻过去。
两人相互纠缠,相互拉扯,此刻都凭借本能行事,天性中喜欢侵略的兽性占据了上风。杜鳞只听到「咚」的一声响,整个人被硬生生的按倒在檀木书桌上。
这里是书房,自然没有床榻,最方便的也就是桌子。书本纸张笔架被闯入地盘的侵略者扫到了地上,噗啦啦的响成一片。
杜鳞双腕被抓,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6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