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激情H文电子书 > 下九流之活色生香 >

第18部分

下九流之活色生香-第18部分

小说: 下九流之活色生香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是什么啊?看起来像是男人的饰物。。。。。。啊!」杜鳞忽然想起曾经有过一面之缘、温润如玉的儒雅男子。「这不是『半照晚』丁挽秋的玉扣么?」如果没记错的话,这玩意儿应该是垂在丁挽秋腰带上的饰品。
江无畔手指蜷缩,双眼喷火,狠到一个字一个字的从牙缝中磨出,「蛇、蝎、夫、人!」
锁龙环,这是丁挽秋从小就佩在身上的东西,这样的贴身之物居然被恶贯满盈的蛇蝎夫人送过来。可想而知,这玉扣的主人会有怎样的下场了。
蛇蝎夫人,性狠,好淫,平生最好收集俊美男子,建立极乐宫,称女帝,封男妃。
这女人行为惊世骇俗,兼之伤天害理,她所习媚术慑人心魄,所学武功乃是最最阴毒的采阳补阴,那些后宫的男妃,多是她用各种手段拐来抢来,其中上至官宦子弟,下至平民百姓,更有甚者,还有不少昔日叱咤江湖的少年侠客,多是想要除害反被迷惑,继而成为练功「鼎炉」,反而更加成全了这女魔头。
江无畔和蛇蝎夫人这场恩怨,由来已久,却没什么新意,无非是蛇蝎夫人见色心喜,兼之江无畔根骨绝佳,既是一等一的学武天才,又是成为「鼎炉」的绝好性器,于是蛇蝎夫人便先行诱惑,妄想掳人。
但江无畔生Xing爱洁,生平最恨的就是蛇蝎夫人这种荡妇,自然是不给什么好脸色看。蛇蝎夫人爱他容貌,也是因为他是第一个拒绝了女色诱惑的奇葩,便止不住征服的欲望,一来两往,也就这么纠缠上了。
最近的一次纠缠,蛇蝎夫人险些得逞,却还是被江无畔逃掉,不过那一次,也让江无畔对蛇蝎夫人起了杀心。只是蛇蝎夫人隐于极乐宫,宫内机关重重,高手如云,不知害了多少意图除害的侠客,反而成了此毒妇手中玩物,轻易攻陷不得,江无畔也没那个把握能除此害。也幸亏他长年隐于临剑庄,蛇蝎夫人想抢人也要掂量掂量,这才形成了这么个僵持局面。
却不料,到了今时今日,却因为失踪的丁挽秋打破了这个僵局。
「送锦囊的人呢?」
「就在前厅,已经把人绑起来了。」
江无畔冷哼一声,也不顾现在衣衫不整,运起轻功便向前厅飞掠而去!
江三他们呼啦啦的跟在后面,俨然已经忘记还有杜鳞这么个人的存在。
这帮人来去如风,呼啦啦来,呼啦啦去,活像过来唱过场的。
杜鳞却不见怪,他现在脑袋里转的可是另外一出好戏啊。
哦哦,他可是嗅到了天大八卦的味道!
丁挽秋虽然长得不怎么出奇,但是一身儒雅却透着几分潇洒的气质却是相当动人,这蛇蝎夫人不愧是女中淫棍,目光之高之挑剔,真是没话说!
现在出了这档子事,就能亲眼目睹传说中江无畔和蛇蝎夫人的互掐了。这怎能不让已经为他们杜撰过情史的原作者浑身热血澎湃?
「哦哦哦,这可真是走了天大的好运!这种送上门来的热闹,不看白不看啊!」
杜鳞兴奋异常,也就是有这股力气撑着,他不顾身上的伤势,踉踉跄跄的跑到平常自己住的屋子里,随便翻出来几件衣衫,往身上一套,就迫不及待的向大厅那边跑去。
杜鳞是心心念念的跑去看好戏,如果不是被身上的伤口所限,只怕速度还要更快一点,不过他的速度已经相当快了。但就算是这样,等到他赶到前厅的时候,也已是晚了一步。
厅堂中人影幢幢,护庄猛男们排成半圆形,虎视眈眈的死盯着突然冒出来的不速之客。
方才被惊得昏厥过去的管家江福笔直站在庄主身侧,一扫平日平凡气息,无论是从站姿还是表情,抑或是气势上都无懈可击,完全是一派高手风范,此刻也用冷飕飕的目光盯着面前人直看,随时准备冲上去厮杀。
而站在最前面的,毫无疑问的自然就是江无畔江大庄主,此刻他身上已经多了一件雪白长衣,头发也重新用玉簪挽起,恢复到平日高傲冷漠的模样,俊美无匹的脸上毫无表情,只有目光渗透出森冷杀意,死死盯着对方。

()免费电子书下载
佩服佩服,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将自家主子打理好,临剑庄的下人还真优秀。
不过现在这情形,看来江庄主才是最想杀人的那一个。
在杜鳞看清楚临剑庄众人同仇敌忾的对象后,也非常明白江无畔此刻心情。
被一大圈男人们用恶狠狠的目光凌迟的人,正站在大厅中央。
八名唇红齿白的俊俏少年郎衣衫华贵,呈扇形站立,为首二人伸出手搀扶着姿态慵懒的女子。
肤白胜雪,貌美如花,约莫二八年华的佳人半侧着身,柔若无骨的靠在美少年身上,一身殷红宫装勾勒出窈窕身材,绣着合欢花图样的同色抹胸拉得极低,胸前波涛汹涌,好到让任何一个男人都能狂喷鼻血的地步。
此刻那张清纯中带着妖媚的脸上,露出蛊惑人心的笑容,明眸正定定的望着江无畔。
「江郎,这么久没见,你是越来越俊俏啦。。。。。。」
娇柔甜腻的女嗓造访双耳,听的人群不由软了全身的骨头。只是这样的声音,却惹来江无畔更加厌恶的瞪视。倒是定力薄弱的家丁护院之流,露出了痴迷无比的神色。
「蛇蝎夫人,你到底在耍什么花招?」江无畔冷冷话语凝了内力,恶狠狠的敲碎了幻魅邪法的施展,也让被媚术迷惑心神的人回过神来。
来人正是江无畔最恨的死敌……蛇蝎夫人。
在一旁偷看的杜鳞不由砸舌。
搞什么啊?不是说只是把送信的抓起来了么?怎么蛇蝎夫人这个正主现在会出现在这里?啧,这临剑庄的人全都是草包,居然让极乐宫的人大喇喇的进来,而且一进就是九个,真给面子。
他想得到,江无畔又怎能想不到?
对于蛇蝎夫人这样毫无声息的侵入,让他心中恼火之余,却又生出一股寒气。
「呵呵,也没什么。只是奴多年来一直想再见江郎一面,相思日久,终不得其门而入。天可怜见,在前不久,奴的手下无意间捡到丁公子,便迎回奴的极乐宫,好生款待。奴知道挽秋公子是江郎至交好友,这才巴巴的跑来见江郎,就是来告诉你这个信儿。。。。。。」
一听到丁挽秋果然已经落入蛇蝎夫人手中,江无畔的脸色彻底变了!
他的神色原本就冷峻异常,此刻更像是笼了层寒霜,双眉紧皱,眼放冷电,满是威胁的话从牙缝里一点点挤出。
「蛇蝎夫人,如果挽秋有个三长两短,我对天发誓,绝对要踏平极乐宫!」
蛇蝎夫人惊呼一声,双眸含泪,凄惨道:「奴一心向着江郎,又怎会伤害江郎的好友?奴不过是想借此邀请江郎到奴的极乐宫做客罢了。。。。。。江郎这样说奴,真是让奴伤心啊。」
「贱人!大胆!」江三顿时大喝出声,怒不可遏!
蛇蝎夫人对江无畔的念头,那可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此刻这番话更是赤裸裸的要挟,如果江无畔不跟她回极乐宫,只怕这个毒妇就要对丁挽秋下手了。
「庄主,请让老奴出手拿下这毒妇,只要有了她,不愁救不回丁公子!」江福拱手为礼,向江无畔请示。
江无畔冷着脸,略微颔首。
身为庄主的他,自然清楚江福的实力,而蛇蝎夫人的魅功,对忠心耿耿且上了年岁的江福而言,也起不了多大作用。
得到江无畔首肯,江福双臂一振,无匹气势从不算高大的身形中散发出来。
「哦哦哦。。。。。。」杜鳞双眼放光,真没想到那其貌不扬的老头还真是个高手。
「八卫,这可是让江郎对我们极乐宫刮目相看的好时机,去吧,和老人家好好玩玩。」
「是。」八名少年向蛇蝎夫人躬身一札,便结成阵势向江福攻去。
江福招式稳健,内力雄浑,又是闯荡多年的老江湖,自然有难缠之处。


而那八名少年,则是极乐宫中培育出来的高手,武功走的也是相承一脉的诡异路子,于身形飘忽间杀招尽出,搭配得天衣无缝。
正所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那边江无畔越看脸色越不好,反观之这边偷瞧的杜鳞,倒是看得喜上眉梢,兴致勃勃。
这八名少年且年幼,但所用招数毫无疑问是上乘武功,兼之八人是照着某种阵势配合,进退有度,威力奇大。江福要取胜却是不易。
不过也正因如此,这场架打起来那叫一个热闹非凡。就见到满天华丽衣摆飞来飞去,剑光纵横如网,少年俊俏如玉,招式华丽花俏,可真是说不出的好看。
至于下面的老头,外行人自然习惯性的忽略。
杜鳞就是一闲人,看的那叫一个满心畅快,索性坐在地上,从袖于里摸出几块顺手摸来的糕饼,一边看一边吃,看到精彩处,内心暗暗叫好,他可记得现在不能暴露,要不然只怕会惹来天大的麻烦。
就在激斗正酣之际,众家丁已经不满风头全被福伯占据,江三吆喝一声,便想对极乐宫人来个群殴,却不料对方也不是单枪匹马过来闯荡的。
呼啸一声,墙头上突然出现了不少黑衣蒙面的老相识,挥舞着剑直冲而下!
江无畔脸色一寒再寒,「原来你们早有勾结!」
蛇蝎夫人娇笑道:「呵呵呵,说得那般难听!奴只是和他们略有交情,彼此站在同一阵线罢了。」
「难怪挽秋会落到你手上。。。。。。」丁挽秋为查黑衣杀手而奔走,此刻随身之物被蛇蝎夫人送来,自然难以摆脱二者之间的关系。
想到此处,周遭又已打成一团,江无畔也没耐心等下去,当下手腕一抖,腰上长剑已然出鞘,带着寒光向蛇蝎夫人刺去。
「江郎真是热情啊,那奴也就不客气了。」蛇蝎夫人娇笑连连,双手微扬,身上红纱向上飞扬,那模样,还真有几分仙气。
红纱飞舞,剑气横空,二人的打斗却又是好看了许多,也凶险了许多。
杜鳞找的地方甚好,乃是假山略大的缝隙中,他蜷缩其中,也不参与人们的打斗,只是坐着吃点心观虎斗,明哲保身。
谁管他黑衣杀手为何会和蛇蝎夫人有一腿,这时候看准机会来袭庄,他只要要有架看,自然怎样都是好。
黑衣杀手和庄丁之间的打斗没什么好看的,黑衣杀手不弱,庄丁们在江无畔的调教下,也不是善茬,一时间相杀呈现僵持局面。
相比之下,那边两位的打斗要精彩上许多。
杜鳞的目光顿时被江无畔和蛇蝎夫人那边的华丽打斗吸引过去。连点心都忘记吃了,满脑子的词汇乱窜,想着将这历史性的一幕写到书里面去。
嗯嗯,这里应写道……
二人各尽所能,谁也不肯屈服于谁,「剑舞」因蛇蝎夫人又纳新男妾而伤心欲绝,豁出性命与情人一战,本想亲手杀了这个负心人,临到头来却还还是旧情难了。
一声轻叱,江无畔终于一剑横在蛇蝎夫人颈边。
「江郎。。。。。。」
美人儿双目含泪,盈盈目光满是伤心,和悔彻心底的痛楚。
江无畔望着这让他又爱又恨的女子,过往恩爱一一浮现眼前,爱欲情仇,使得这铁铮铮的冷情男儿的心顿时软了。
但是对心尖上那人新纳男妾的嫉妒,却让他更加愤恨嫉妒,当下长剑向下一扫,不是砍上蛇蝎夫人的脖子,而是一剑破开了裹住胸口的肚兜,顿时蛇蝎夫人上半身完全赤裸。
蛇蝎夫人惊呼一声,以手掩胸,却难逃住外泄春光。
只见两团浑圆硕大的玉兔蹦蹦跳跳,催促着男人早已经被挑逗起来的情欲。
名满天下的蛇蝎夫人就这样用一种卑微的、委屈的姿势横陈在他身下,以承雨露。
江无畔低吼一声,再也禁不住地扑上前去,紧紧抱住这让人神魂颠倒的尤物。。。。。。

()好看的txt电子书
杜鳞已经从怀中掏出纸笔,将点心搁在一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6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