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激情H文电子书 > 下九流之活色生香 >

第19部分

下九流之活色生香-第19部分

小说: 下九流之活色生香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江无畔低吼一声,再也禁不住地扑上前去,紧紧抱住这让人神魂颠倒的尤物。。。。。。

()好看的txt电子书
杜鳞已经从怀中掏出纸笔,将点心搁在一边,振笔疾书起来了。
灵感这种东西,就是突然而至,却也是稍纵即逝的啊!如果不快点记录下来,待会儿可能就忘记了。
这时候,一定要着重描写出爱恨纠缠的感觉,这时候点燃的欲火才有看头啊!
嗯嗯,既然爱中带恨,那么自然可以用上一些平时不会用到的手段了?
在《人不淫荡枉少年》里,江无畔未免有些拘谨,做那档子事的时候,都是蛇蝎夫人在引导,而这次,终于可以咸鱼大翻身了!
这次,对待背叛自己的蛇蝎夫人,一定要用上激烈到让人难忘的手段!
绳索、金针、药、蜡烛、角先生,这回终于可以派上用场啦,哇哈哈哈!这下子,江无畔也不至于被说成是他写的书里面最弱的男人!哈哈哈!
太好了,《人不淫荡枉少年》终于可以写比较有趣的续集了!说起来,他都已经被书商们烦得要死,这下子总算可以解脱了。
真是皆大欢喜的美满大结局,只要一想到这本书卖到断货,人人都捧着看得津津有味的模样。杜鳞就喜上眉梢,开心得不得了。
「这是谁干的?」忽然间,一声怒喝打断了杜鳞的幻想,也让他差点趴到地上去!
反射性的想喊「不是我」来摆脱罪责,到后来还是很理智的硬生生吞进肚子里。
因为那声怒吼,不是熟悉的男声,而是之前娇嗲嗲,让人骨头酵软女嗓。
乖乖,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居燃让那个风骚的蛇蝎夫人吼得这么大声?
杜鳞定睛看去,猛地吃了一惊。
啥时候已经分出胜负了?
只见八少年将老管家|穴道点了丢到一边,剩下的众家丁脚软手软,东倒西歪,软倒一地,由黑衣杀手看顾。
至于江无畔,用是被丰满动人的蛇蝎夫人压倒在地上,女子正将他身上衣襟扯开,露出满是痕迹的胸膛。
「蛇蝎夫人。。。。。。你好卑鄙。。。。。。」江无畔只觉浑身发软,显然已经中了暗算。可他明明相当小心,又怎会中了算计?又是在何时中了算计?
他这边不明白,杜鳞却多少猜到了八九分。
啧!那骚蹄子想必是先在送过来的锦囊上做了手脚,后来又在身上涂了什么香粉之流,大摇大摆的凑过来。两种香味分开来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和在一起,就成了强力软筋散之流的东西。
这种东西稍时不会发作,等到动了武,气血上涌之后才会发作,让人软倒,并在一段时间内武功全失。
啧,这招术他门中的药师蝴蝶早用了不止一次,就算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走路,也多少看出些名堂来。
不过现在重要的不是这个。
「谁。。。。。。究竟是谁破去了你的童贞之身的?老娘当初不想对你用强的,完全就是想好好享受你的第一次元阳,于我功力大有助益,结果现在却被别人夺了先机!说,是谁做的?老娘定要将她大卸八块,以消我心头之恨!」
蛇蝎夫人拉着江无畔的衣襟,恶狠狠的立下誓言,那张美艳面孔上表情狰狞可怖,让躲在远处的杜鳞浑身打了个寒颤,当下发誓不管发生啥事,也绝不说出自己和江无畔有染。
江无畔身子被蛇蝎夫人擒住,药效所致,浑身酥软,几番挣扎,非但没摆脱困境,反而力气耗得更多,人也昏昏沉沉的,坚持没多久就昏厥过去。
蛇蝎夫人见问不个所以然来,也只能抱了江无畔离去。
这番总算是让她成功劫到手了,用膝盖想都知道盛怒之下的她会对已失童贞的江无畔做出什么来。
如此一想,杜鳞更是热血翻涌,要知道他多次在书中描述的情形,眼看就要活生生的出现在面前,怎能不兴奋?
「这种好戏,如果错过了,我绝对会悔恨一辈子!」


杜鳞从假山缝中钻出去,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先去看恐怕百年都难得一见的好戏,至于逃跑。。。。。。江无畔都落到蛇蝎夫人手上了,逃跑的机会自然要多少有多少,不急于一时。
决定好了,就心急如焚的想找马代步,却因为过于兴奋没注意到伤势,杜鳞脚步踉跄了一下,险些跌倒地上摔个狗啃泥。
「去他娘的。。。。。。这么狠。。。。。。」激|情时谁都没注意到,结果做完了就开始痛了。
后臀那地方还在隐隐作痛,这一下动作大了,当场让他痛得眼泪汪汪。
对江无畔这个人,他是打架打不过,骂人更是怕翻脸,这完全就是暗亏嘛。。。。。。
这时候就要发挥自己的特长了!
杜鳞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将那本《人不淫荡枉少年》的续集写的淫荡无双,要比上一本花样多上十倍不止,也算是暗地里替自己讨回点场子来。
他显然完全忘记了,在欢好的时候,是他一直叫江无畔「用力一点,别停」的。。。。。。
第九章 情迷意乱
蛇蝎夫人凤愿达成,自然是归心似箭。
劫了这么个狠角色,就算蛇蝎夫人武功高强,又有带凶,还有黑衣杀手的后盾支持,却还是心中惴惴,生怕半路上横生变数,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了,因此路上毫不停留,一路杀向隐于市井深处的极乐宫。
说起来这蛇蝎夫人也真是个人才,懂得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所在,「小隐隐于市」的硬道理,任那些江湖上欲除妖孽为快的大侠们将远近深山老林都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这魔女半根毫毛,却没料到蛇蝎夫人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搞不好比他们还要接近平民老百姓。
杜鳞之前因所写淫书的缘故与蛇蝎夫人交好,一来两往也熟得很了,于这旁人不知之处也知道了个详细,加上神鬼莫测的轻功,偷偷潜入自然是没什么问题。
杜鳞此刻在心中尤其感谢师父的先见之明,行走江湖,武功可以是三脚猫,但是轻功却一定要过硬!逃命也好,偷窥也罢,这可是独一无二的绝佳利器,再加上下九流门中每位师兄弟必备的脱困技术,就算是是丢到皇帝老子的天牢里,也能保证溜得出去,保住一条小命好东山再起。
如今,杜鳞就凭借着这几门技术成功的潜入了极乐宫,跟着偷偷爬去埋伏。等着好戏上演。
话说回来,也是蛇蝎夫人对江无畔看得极重,一路上倒也没强行压倒,想必也不想将多年心血就这么草草吃掉,囫囵吞枣未免过于不美,还是到了地头再来好好享受才是正途。同时又怕江无畔半路上逃了,就用了一路的miyao,使得江无畔自从被劫持以来,就一直昏昏沉沉的,神志不清。
因此这一路,可算是出乎意料的相安无事,但到了蛇蝎夫人的地头,真正的惊涛骇浪才会开始。
蛇蝎夫人急,杜鳞等得更急,他都等不及亲眼看到历史性的一幕发生了。
当看到蛇蝎夫人终于将昏沉沉的江无畔弄到奢华俗艳的寝宫时,杜鳞险些要放鞭炮庆祝一番。
当然,他这番心情,江无畔自然不清整。如果让江大庄主知道这小子在打这个主意,只怕杜鳞不死也会脱层皮。
历经十五天的漫长旅途,江无畔终于躺到了蛇蝎夫人的床上。
与此同时,等得心焦如焚的杜鳞,也已经趴在最佳窥视位置,等着亲眼目睹接下来的后春宫。
江无畔很想当眼前的一切都是自己做的噩梦,但是不幸的是,这只是逃避现实的一厢情愿罢了。
虽然已经从药效中挣脱出来,但是江无畔还是紧闭双眼,不想见那个该死的、生平最痛恨的女淫贼!
只不过,对方也不是省油的灯,自然有得是法子让他屈从。
江无畔只闻到一股浓郁到呛人程度的香气迎面扑来,身上一重,一具柔软身体就趴在他身上。蛇蝎夫人咯咯魅笑道:「江郎,我等了这么多年,今天终于可以得偿所望了。」
此时此刻,杜鳞早已潜入此间之中,爬到房梁之上躲起。
人家梁上君子偷窃的是财物,他这梁上君子却跑来偷窥人家欢好,也算是别具一格了。
因为是新人承欢之处,所以极乐宫中人特地将此布置得美轮美奂,不但摆设装饰堪比真正的皇帝后宫,恐怕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也因此,为杜鳞提供了天大的便宜。


杜鳞悄无声息的爬上了粗壮房梁,将身形这么一缩,完全不必担心蛇蝎夫人会发现到自己。别说别的,光是为了追求奢华艳丽的效果,特地垂挂的重重红纱就飞得满眼都是,要想在这一大堆遮蔽物中隐藏好身形,那可真是轻而易举的事。
而且,每当宠幸的时候,特别有一大队乐师在房外演奏乐曲,烘托气氛,也多亏了有这样的排场,就算多少发出点声音,想必蛇蝎夫人也不会太过介意。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在于视野问题。要想纵观全局,看得热血澎湃,当然要从上而下,这才能保证面面俱到,毫无纰漏才是。
就像此刻,一身白衣的江无畔横躺在红绸铺就的十人大床上,上面压着个体态风骚的蛇蝎夫人,红纱飘荡,烟气缭绕,配上周遭满是男女交媾模样的装饰,简直就是令人心潮澎湃的典型啊。
杜鳞美美地躲在上面,就等着好戏开锣。
可惜,蛇蝎夫人却不是个鲁性子,虽说早就想将江无畔一口吞下肚子,但此刻却还要调调情、说说爱,免得此事不美。
江无畔双目紧闭,摆明了不想理她。
蛇蝎夫人见他双眉拧起,脸色铁青,知道他心中不喜,笑得更欢,「早在十年前,我见到你的时候,就禁不住为你心动啦。你知道么?虽然那天的年轻少侠满坑满谷的多,但让我动心的一个都没有。我的一门心思啊,全都被你这小淫贼勾走啦~」
当淫赋的非要冤枉别人勾引他,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江无畔本想忍住这口气,但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
「哼,这种颠倒是非黑白的话,亏你也能说得出口。」
听他说话,蛇蝎夫人自然是欢喜得紧,但看他双眼依然闭着不肯看她,却是越发觉得江无畔这股倔强可爱得紧。当下笑盈盈的说道:「啊哟哟,还说你不是小淫贼?天下间这么多男人,我却只对你一个人动心,若不是疼你惜你,早就强上了,直到今天才到手,已是晚了不知多久。换作别人,哪能让我如此付出?奴这颗心,早就为江郎左右,能让奴着迷到这种地步,江郎你不是偷心的小淫贼又是什么?」
这番撒娇,当真是又甜又腻,别说看不惯这种红粉阵仗的江无畔胃中一阵抽搐,就算靠写你情我侬,大家一起来「嘿咻」为生的杜鳞,都忍不住抖抖身上鸡皮疙瘩。
蛇蝎夫人说完,还不等江无畔反驳,凑口过去在他脸颊处轻轻一吻,惊得江无畔立刻睁开眼,身子也向后猛地一躲!
但是这一躲,江无畔心中就叫了声「糟」,之前这毒妇用那阴毒法子下的药,让他全身脱力,就连内力都提不上来,现在虽然清醒,但是力气却没有一点恢复的迹象。
「呵呵,奴的药虽算不上顶好,却也不差。江郎若想彻底恢复,只怕还有些困难。」
江无畔闭口不语,心中默默盘算。
这样下去,搞不好真的会被这毒妇压倒。光这么一想,江无畔就流了满身冷汗,现在这情形,可谓是他自从遇到蛇蝎夫人之后就时不时冒出来的噩梦重现。
不过这种情形,绝对要比噩梦糟糕上不止百倍千倍。
蛇蝎夫人看他脸色神色变幻,咯咯娇笑道:「江郎,奴知道你武功高强,奴不过是个弱女子,自然要多点防备保命了。江郎乃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丈夫,自然不会见怪的哦?」
江无畔此刻心中已经冷静下来,他想起了丁挽秋,以及丁挽秋的沉稳,现在着急也不能怎样,还不如拖延片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6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