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激情H文电子书 > 下九流之活色生香 >

第2部分

下九流之活色生香-第2部分

小说: 下九流之活色生香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那位没露脸的持伞人步伐优美从容,在那种泥泞雨天,鞋帮上居然没沾上一点泥,可想而知这轻功练到怎样一个地步了。
点尘不染的境界,只怕没个十几年的苦功是做不到的。当然,这也要这门轻功够高档才是。
由此可想,持伞人既然轻功高明到这种地步,那么其他武功自然也差不到哪里去。不知道那个人擅长的是掌法还是刀法,抑或是江无畔最喜欢的剑法呢?
如果是剑法的话就太好了,这样一来又多了个切磋的对象。

()免费TXT小说下载
啊,不对不对!
那个人能保持这样高洁的品性,却沦为蛇蝎夫人的禁脔,难道说,是有什么苦衷不成?
想到这里,江无畔暗暗握拳。
若是那位恩人当真有苦衷,那他说什么也要帮忙化解才是!一定要将恩人救出泥潭深沼!
想到此处,不由加快了脚步,走到门前,曲指敲敲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人回道:「请进。」
推开竹门,一股墨香混杂着竹香扑面而来,江无畔深吸一口气,只觉得胸中开阔,说不出的舒畅。
竹屋甚小,内中布置却是样样齐全,最引人注意的,就是靠在墙角的那个书架。
占据了整整大半面墙的架子上,堆满了一叠叠书籍,似乎还有些卷轴之类的物品,在这个朴素为主的厢房内,奢华的未免有些过头,更何况体积这么大,想要当作没注意到都不成。
此外,桌椅床铺,皆是就地取材,用竹子制成,主人正站在书桌前,手持狼毫,面前一张白纸铺开,却是一手风骨卓绝的好字。
江无畔先是赞了一声那字,这才转而看此间的主人。
那是个年约二十二、三岁的青年人,其貌不扬,神情却是飞扬跳脱,一双眸子灵动无比,渗着一股少有的清澈。尤其是周身围绕的浓浓书卷气,配上一身儒衫,看起来不像是轻功绝妙的武林高手,倒像个隐居山野、啸风弄月的文人雅士。
好气质!
江无畔一见到这人,心中顿时涌出一股想要结交的冲动。他性子高傲,却是最喜欢高洁之士,这书生如此年轻,就有如此气质,正所谓「腹有才学气自华」,可想而知,品性也相当好了。
这人一定是被蛇蝎夫人要挟,才会落到如此地步。。。。。。不行,他说什么也要帮上这人一帮!
「在下江无畔,多谢兄台救命之恩。」江无畔拱手施了一礼,虽然说的话俗了点,却是千百年来人们套近乎的第一敲门砖啊。
那书生笑了笑,「举手之劳罢了,只是我这里没什么好药,倒是委屈了江兄多躺了几日。也幸好江兄武功高强,这才没落下病根。」
江无畔真心道:「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若不是兄台,只怕江某这条命那时就保不住了。」
书生有些惊奇的望着他,「我素来听闻,『剑舞』江无畔江大侠性情高傲冷漠。。。。。。啧,传言害人不浅啊。」
江无畔当然知道江湖传闻传了些什么东西,又听到书生这么说,嘴角不由抽搐了两下。
书生注意到他这个细微动作,笑出声来,「哈哈,倒是我迂腐了,听信传言可是大忌,要不然也不至于认识江兄这么个好朋友了。」
他说的洒脱,江无畔也就在心中松了口气,当下也随着笑道:「能结交兄台这样的朋友,也是江某之幸啊。对了,还未请教兄台高姓大名?」
书生拍了脑门一下,「真是,我都忘了自我介绍了。该罚该罚!我呢,姓杜名鳞,木土杜,鳞片的鳞~」
杜鳞。。。。。。
江无畔在心中念了一遍,便记到心里去了。
二人又聊了片刻,却是相当投契,江无畔虽然是名剑客,腹中墨水却也不少,只是之前结交多是剑客之流的武人,谈的尽是功夫之类的话题,却是很少和人谈论文学方面的事。
不知不觉说了半天,江无畔却是愈发不知道该怎么询问杜鳞和蛇蝎夫人的事,正准备撇下面子问清楚时,肚中却传来一阵咕噜噜的叫声,当下就闹了个红脸。
杜鳞却不以为意,「啊呀,我都忘记了。江兄几日未曾进食,想是饿的紧了。是我的疏忽,江兄在此处暂待,我去去就来。」说着,就向门外走去,还体贴的关上了门。
算了,等杜鳞回来再问也不迟。
江无畔尴尬的将思绪拉回来,百般无聊的他,转而注视着那一柜子的书。
江无畔也是爱书之人,除了视若性命的剑,也就只有书画才能引起他的兴趣。虽然算不上书痴,却也看到这么多书心中发痒。要知道当时书籍虽算不上价值连城,却也不是普通人家买的起的,这架上琳琅满目,自是引得江无畔心中大动。

()免费电子书下载
江无畔略微犹豫了一下,便起身向书架走去。
不消几步走到架前,江无畔略微打量了一下,随手抽了靠右手边的一本蓝皮书,瞅了一眼题目,上面正用小楷写着「霸王枪传记」这五个字,不由略微惊讶了一下。
霸王枪,江无畔自然知道这是什么人。
和单独用剑所特地出来的剑术十绝不同,霸王枪可是兵器谱上江湖公认的前十大高手之一。江无畔虽然也算在这十大高手之内,排名却在霸王枪的下面,霸王枪排第八,江无畔却是排了个第九。
江无畔本身就对这种虚名没什么兴趣,加上为人低调,自然可供传颂的事迹也不多,能排上第九,也完全是和他在剑术十绝中排名前三有关。
这且按下不表,先说说这霸王枪,可是江湖上第一号猛男,一手霸王枪法横扫太灵山上十六窝盗匪,成名一役促成他今日的名声。
霸王枪为人性情豪爽,仗义勇猛,为人所称赞,说起来十人中起码有八人翘起拇指赞上一声「英雄」,若论起这心性处事来,就比其他高手要高出不知多少。
因此,在看到那本传记时,江无畔心中一动,迫不及待的翻开来看。
这一看,「守阳」这两个字毫无遮拦的冲入眼中,江无畔一个没留神,手指一颤,书「啪」的一声落在地上。
这个,刚才,他好像。。。。。。看错了吧?
江无畔沉默半晌,还是将书捡起来重新阅读,他初时看得仔细,随后就是一目十行,书页啪啦啪啦翻得越来越快,声音也越来越响!
在这样飞速的阅读速度之下,一些让他怒发冲冠的词汇也不停污染他的眼睛。什么「蜜壶」、「玉兔」、「交媾」、「金枪」轮番不停上阵刺激江无畔已经濒临爆发的神经,就这样忍耐着翻了半本多,江无畔最终还是气的一把将书丢到门旁,破口大骂道:「这什么破书!?」
习剑第一关就是要平心静气,江无畔剑术高绝,也早已练到喜怒由心的境界,但此刻却气的胸膛起伏不定,脸色铁青。
定了定神,江无畔像是又想起了什么似的,一转身,随手又拿了一本来翻!这一本看得比方才那本还要快,不过就翻了十几页就又是狠狠地摔在地上!
这次就更彪悍了,什么「观音坐莲」、「老汉推车」等等,招式都出来了,主人公还是他这次论剑的好友--绰号「半照晚」的丁挽秋,夜驭十女,一「剑」既出,锐不可挡。
一时之间,就听到书页翻动声,与书本不停摔在地上的声音交错响起,热闹非凡!
等到书架上的书被扔了大半部分,江无畔的脸色也是黑如锅底,俨然已是出的气多进的气少,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手臂上的鸡皮疙瘩都迎风抖擞。
但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他打算看的最后一本。
一翻开,江无畔如遭雷噬,整个身子都麻了!但那些不堪入目的词汇还是如泉涌如崩洪,其势不可抵挡的直冲入他的眼帘,轰飞他的意识!也让他的单手一扬,体内盘旋许久的气劲儿顿时澎湃翻滚,剑气透指而出,立刻将差不多搬空一半的书架劈成两半!与此同时,江无畔一张嘴,一口鲜血喷出,身子也已是摇摇欲坠了。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那么大动静?」一道清朗声音从外面传来,也没听到脚步声,门吱呀一声响,就被人从外推开了。
杜鳞手中拎着个食盒,一股股饭菜香气从里面传出,此刻推开门就见到倒在地上、口吐鲜血的江无畔,怎能不惊讶?
「江兄,你怎么了?」随后就见到被丢了一地的书,毁了大半截的书架,顿时惨叫出声,「啊啊啊,我的藏书啊啊啊!」
声音凄厉异常,直震的一旁桌上茶碗跳动,也让活活被气倒下去的江无畔又「哇」的一声吐了口血,随即又被恼羞成怒的杜鳞抓住肩膀猛晃,在他耳边大吼大叫,「你搞什么鬼?这可都是我耗费多年心血弄来的好东西啊,你居然就这么毁了!!我灭了你啊!!」
这打击真可谓是接二连三的,江无畔一听这话,再睁开眼看到就在不久前还一派高士风范的杜鳞,此刻面目狰狞,双眼通红,显然为那些淫书被毁一事恨到不能行!
江无畔顿时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杜鳞可不管那些,手指向江无畔脖子上伸过去,江无畔虽然此刻狼狈,但还是下意识的一伸手,三根手指搭在对方脉门上,内劲微微一吐,对方顿时哭爹喊娘,叫嚷起来!
「啊啊啊。。。。。。」
过于凄厉的惨叫让江无畔吓得一松手,书生顺势倒在他身上,鼻涕眼泪毫不客气往他衣襟上就是一阵狂抹,叫嚷声,哭嚎声,声声入耳,字字惊心。
「你知道我费了多少功夫,才收来这么多绝品么?我的《霸王枪传记》、《无敌神「剑」御江湖》就这么被你毁了!你知道要收集齐江湖上那些高手为主角的淫书,有多辛苦么?这压根就是有价无市的精品啊精品。。。。。。呜呜呜。。。。。。」
说着,痛哭流涕的从地上拿起江无畔看的最后一本书,「你居然心狠手辣到自己都不放过!这本以你为主角的《人不淫荡枉少年》可是最受欢迎的绝品啊!你知道有多少人等续集看么?你又知道有多少人出天价求这本书啊?我也就剩这么一本了!你居然撕碎了。。。。。。呜呜呜。。。。。。」


那幅痛心模样,简直就像是有人杀他全家似的。
天下间,哪会有人为了几本下三烂的淫书哭成这样。。。。。。不对,在那之前,一般人也不会收集这么大一柜子的淫书,还冠冕堂皇的摆在最显眼的地方吧?
幻想,就是用来无情破灭的。
江无畔望着那个外表高洁,性格却扭曲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的无耻淫棍,感觉到心中之前的惺惺相惜裂成了大大小小的碎块,在掉落的过程中,变成了粉末,最后被狂风一吹,不知道吹到哪里去了。
第二章 意外中的意外
如果时光可以倒退,如果他当时可以选择的话,江无畔可以对天上诸位神佛发下重誓,他宁可被黑衣杀手们乱刀砍死,也不要被那个面善心淫的禽兽救上一回!
可惜,天下间没有后悔药可以吃,此刻的江无畔,也只能孤孤单单的呆在贼船上,下不来了。
此时此刻,他的救命恩人两只眼睛红的像兔子一样,眼眶都浮肿了一圈,脸颊上横一道竖一道花纹是哭得惨不忍睹的铁证,正游魂似的蹲坐在地上,傻呆呆的望着被某人剑气一摧下,变得支离破碎的书藉,那模样,说有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江无畔强迫自己不去看,不去想,他虽然是在盛怒下做了这种事,却一点都没有后悔。这种淫书流毒无穷,造成的伤害那可是无法衡量的。
这么一想,就又勾起了不该有的回忆。一想到书中自己和自己那些好友,或者是受人敬仰的侠士们居然成为这种下三滥小说的主角,江无畔心中的怒火就「腾」地一下,再度熊熊燃烧。
冷静,要冷静。。。。。。
毕竟对面那人虽然是个淫棍,却也是救了他一命的恩人。。。。。。
这时候可不能发飙,要不然绝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6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