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激情H文电子书 > 下九流之活色生香 >

第8部分

下九流之活色生香-第8部分

小说: 下九流之活色生香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江无畔吃饭的动作稍微停了一下,随后「嗯」了一声。
「庄主,虽然小的知道不该干涉庄主的私事,也不该管庄主的交友情况,但是那位杜公子。。。。。。咳咳,长此以往也不是办法啊!」
「。。。。。。」
「自从庄主您将杜公子带回来,又将他赶到后院锁起来,杜公子却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天天偷摸着在庄内乱窜。他轻功绝妙,落地无声,庄内武师护院下人们竟然没有一人发觉到他的潜入。虽然杜公子对庄主你没有加害之心,但这种作为确实干扰到我们临剑庄的安定团结。。。。。。咳咳,不瞒庄主说,对于杜公子将近十八天都在庄内神出鬼没,只要庄主在的地方总会有他的身影存在。这件事已经大大刺激到我们庄中护卫的自尊心,导致他们神经紧崩、疑神疑鬼,搅得整个庄子都人心惶惶。」
「。。。。。。」不说话,筷子向面前的菜伸去。
「尤其是这位杜公子老是躲在柱子后面,阴影处,用那种让人形容不出来的眼神瞅着大家,让人心中实在是难受得很。。。。。。说实话,老奴每次被那种眼神盯住,总觉得后背一堆毛毛虫在爬似的,有种想要呕吐的欲望啊!」
「。。。。。。」将米饭与青菜拌一拌,接着吃。
「所以说,庄主你和杜公子到底是怎么回事?麻烦您给大家个痛快行不行?是把杜公子点住|穴道火速运往锦州之外,还是杀掉剁剁剁成碎块丢去喂狗,不管是哪样,只要庄主你下个命令,老奴绝对水里去,火里来,刀山火海,杀人放火,绝对不皱一下眉头!」
「江福。」
「老奴在!庄主你尽管吩咐!」
「我吃饱了,撤下去吧!」江无畔伸手拿过一旁的帕子擦了擦嘴,站起身的时候将衣服略微整理了一下,便向外走去,「记得把蹲在角落偷东西吃的杜公子锁到后院。」
「嘎?江无畔,你搞错没?我就吃你两个鸡翅,不用记恨成这样吧?」藏身在阴影处,正在吃东西填肚子的杜鳞还没叫嚷完,就已经被脸色发青的管家大人连带两三个护院团团包围,捆住,熟练的丢进半月门,落锁。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这点不光江无畔清楚,杜鳞更是急得团团乱转。
书,他是抽空写好了,现在就差插图而已,可是那个该死的铁河蚌,说什么也不肯屈服,啧!
如果不是看到江无畔画的画简直就像是映照他心意而诞生的份儿上,他当初才不会鸡婆的去找天下情报第一的江湖闻录要消息,而在第一时间赶到事发现场,及时救了江无畔一条小命,取得要挟画图的筹码。
啧!如果江无畔不是这么难缠,那他也不用这么煞费苦心,结果没想到,就算是在「救命之恩」的光环下,江无畔还是不肯吃他这一套。
「很好!姓江的!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我已经纠缠你十八天了,你还是这样对我,那就别怪我用最后的杀手锏!」杜鳞站直身,握拳,身后烈火熊熊燃烧。
下午时分,杜鳞再度巧妙的逃脱该死的囚笼,足不生尘的一溜烟向临剑庄厨房摸去。
说起来这厨房,早在十八天攻防战的时候就已经熟的流油,杜鳞时常摸进来偷个鸡腿什么的,这家请的厨子虽然比不上「下九流」门中的「饕餮」,却也算得上很不错的了。


因此,多日来摸熟的地形,再加上最适合偷鸡摸狗的轻功身法,自然是手到擒来。
「嘿嘿嘿,这下子看你还不就范?」
杜鳞从怀中摸出一个小小的瓶子,面露淫笑的向面前的佳肴倒去。
人无完人,江无畔自然也是一样有弱点。
而他这个弱点,却是通俗的很。
从古至今,「酒」这种好东西不知道击溃了多少君子的最后防线,而且,这项利器似乎对江无畔尤其有效。
根据江湖闻录的调查显示,江无畔平日滴酒不沾,实因临剑庄庄主酒量甚浅,而且一旦饮酒就会性情大变。
杜鳞不计较密闻录从哪里挖来的消息,他只要最后的结果就行了。
酒量浅,性情大变。。。。。。嘿嘿嘿,这种老古董的顽固个性饮酒之后就会变得连江家老娘都不认识这个宝贝儿子的地步,这么说,完全有搞头!
「很好,就这样了。」
为了防止被江无畔发现他动了手脚,杜鳞选的是那种香味淡、后劲大的酒,还特别挑了比较辛辣的菜肴来掩盖稍辣的酒味,飞快的滴了些许,如此洒了三四个菜之后,这才脚底抹油的离开。
只有做菜的时候,才能将酒味彻底渗透到菜肴中去,这也就是他冒险过来厨房的原因啦!
杜鳞这个算盘打得是噼啪作响,如意得很,旁枝末节都算到了,江无畔想不落套都很难。
想到这里,杜鳞嘿嘿嘿的奸笑起来,已经开始盘算今晚上要如何欺压那小子就范了。
醉酒,呵呵,多么伟大的弱点啊,简直就是在全身上下写满了「来吧来吧,趁机欺负我吧,狠狠蹂躏我吧」的字样!太伟大了!
杜鳞开心的「耶」了一声,兴高采烈的制定晚上的欺压大计去了。
与此同时,仿佛有心灵感应似的,江无畔猛地打了个寒颤。
「庄主?怎么了?」
「不,没什么。。。。。。」总觉得一股寒意直涌而上,不是什么好兆头。
会不会是挽秋那边出了什么事?
话说回来,自从挽秋自告奋勇前去追查黑衣杀手那日起,距今已经过了快半个月了,至今音讯全无,这种情形怎能让他心中不担忧?
虽说江无畔也很清楚这位好友外柔内刚的性子,也明白只要丁挽秋决定做的事不会允许他人插手,但如果挽秋因为黑衣杀手的事陷入困境,那他说什么也不会袖手旁观。
与其被挽秋痛骂一通,也好过在此处干着急。
嗯,不知不觉间,被杜鳞那个小丑插科打诨浪费了这么多时间,也该是做点正经事的时候了。
说起来,这段日子以来,他居然满脑子都是那淫棍的蠢事,居然连想起挽秋的次数都少之又少!
这也太反常了。。。。。。不,应该说,是杜鳞那厮过于缠人了!
主意打定,江无畔决定用最快速度解决杜鳞那档子混事,不过想到要去画春宫图,他的脑袋就一个变成十几个大。
如果可以用别的条件顶替就好了。。。。。。
可惜那厮是头骡子,拼死不肯松嘴!真是可恶到家!
「庄主,杜公子他。。。。。。没对您怎样吧?」一旁的家丁看到庄主若有所思的厌恶表情,犹豫一下,还是小心翼翼的发问了。


「他能对我怎样?」江无畔也不打算多说,回了这么一句就闭口不言。
家丁应了一声,目光却情不自禁的瞥向一旁的管家。
管家一脸沉着,心中早就将杜鳞骂了个狗血淋头,心想着要不要趁庄主不注意的时候,将那个所谓的「救命恩人」丢在后院早就挖好的大坑里活埋,省得这样阴魂不散的讨人嫌。
江无畔又练了一会儿剑法,算算时辰差不多该去吃晚饭了,于是便先回房换了身衣服,略微冲了一下身子,这才回到大堂用膳。
刚一进门,就察觉到从黑暗处飘过来的猥琐目光,在心中叹口气,淡淡道:「江福。」
「老奴在。」
「拖出去。」
「是!」老管家毫不犹豫的冲上前,将黑暗中窥视的杜鳞拖走。
「啊!江无畔!你这个恶贼!居然这样对我。。。。。。我饶不了你!啊啊。。。。。。」
杜某人一路被倒拖着离开大堂,关门,落锁。
世界终于清静了。
江无畔心中郁闷无比,真不知道该拿那无赖怎么办。如果没有那个救命之恩,那他绝对是手起剑落,为民除害,只是知恩不报,实在有违情义,而且也不符合他的做事风格。而且不是他心狠手辣,故意欺负杜鳞,只是那厮实在是欠教训,让人觉得如果善待对方,完全就是和自己过不去。
做人做到这种地步,这杜鳞也算是奇葩了。。。。。。
不对,那厮本来就是奇葩!
一边想着心事,一边食不知味的吞了几口,填了半饱便放下筷子,打算回房读书。
「我要想些事情,没有我的吩咐,谁也不准进后院。」他需要好好想一下黑衣杀手的事,以及接下来的应对方法,还有准备一下,看能不能和挽秋联系上,这时候不需要有外人在场。
「那。。。。。。万一杜公子他。。。。。。又去骚扰庄主您呢?」江福小心翼翼的询问。
江无畔脚步停都没停,冷冷道:「你认为我会奈何不了他?」
明显比平常的口气要重一些,江福心想也是,凭庄主的武功,就算出了什么事,自保也绝对没问题,那杜鳞只有轻功了得罢了,其他的完全就是垃圾。
当下,躬身送庄主回房歇息。
江无畔走到厢房里,才觉得身体有些不对劲。
怎么。。。。。。搞的?
「嘿嘿。。。。。。」欠扁笑声从窗外传来,窗户从外被掀开,一道瘦削黑影从外一跃而入,在烛火照耀下笑得要多贱,就有多贱。
糟糕,中计!
江无畔身子摇晃一下,还要手扶桌子才得以站直,双眸如刀,恶狠狠道:「是你?」
「可不就是我么?」此刻的杜鳞那小脸怎么看怎么阴险无比,「这下看你还怎么抵抗我。」
「你。。。。。。你居然在菜中。。。。。。下『酒』。。。。。。」江无畔捂住额角,甚至不惜用内力压抑酒性。
「哎,真没想到,就这么一点点酒你就顶不住了,啧啧,居然比毒药还厉害。」杜鳞咋舌,他虽然也知道江无畔量浅,但量浅到这种地步,可算是世所罕见了。
「你。。。。。。你。。。。。。」千百句话在肚子里翻来滚去,可惜就是说不出口,江无畔也想将那厮踹出房去,但刚一抬脚,杜鳞就滑溜溜的向旁一躲,还顺手把门从内里插上。
「嘿嘿嘿,你就老实就范吧~如果你不想被下人们看到你醉酒的丑态,那就乖乖别叫唤。不过你若是想叫,我也不反对就是了!」

()好看的txt电子书
「你。。。。。。卑鄙。。。。。。下流。。。。。。」不行了,刚才那一脚,就让急速消散的功力费去不少。
惊讶的向前凑,杜鳞凑近了看去,江无畔原本清澈坚定的目光已经开始变得浑浊,像是笼上一层薄薄雾气,脸颊也因酒力而染上晕红,不是因为生气而展现出来、宛若烈火焚烧一般的炽烈,却是一种满是旖旎色调的粉嫩感。
杜鳞听到自己喉咙里发出「咕」的一声,居然是情不自禁的咽下一口唾液。
这样的江无畔,他从来不曾见过。。。。。。
俊美到让其他男人恨不得操刀毁容的面孔,他只记得冷峻如石刻的表情,要不然就是一色铁青夹杂着愤恨的模样,此刻却像是一下子变得生动起来,逐渐渗透出一种雄性特有的艳丽,脸颊上泛起了红,双唇泛着水光,那地方虽然薄,但看起来却让人心跳加速,想凑过去尝尝滋味。。。。。。
原来这男人不再是那个死人脸的时候,居然能让绝对不好难色这一口的他都看的目不转睛。。。。。。
啊,不对不对,正因为这男人是世所周知的「剑舞」江无畔,浑身上下都是和「色」这种字眼完全没关系的临剑庄庄主,才让人更受到这种对比强烈反差的冲击。
难怪说禁欲的人一旦发情,造成的影响力,比普通人要强横上不止十倍百倍啊!
望着这样的江无畔,杜鳞脑袋中已经快速浮现两人「大战」,哦,不,是三人甚至五六人联合「大战」的情形,而手指,也情不自禁的向那人脸颊抚摸过去。
「等。。。。。。等一下!」杜鳞在手指伸到一半的时候,突然醒悟过来,「搞什么?我又不喜欢男人!」
怎么会突然生出想要抚摸对方的想法?开什么玩笑?就算再怎么诱人,男人就是男人,这点是绝对不会改变的!
「对了!春宫图!仙子阿不是最佳状态么?」杜鳞伸出手,想要抓住对方的胳膊拉他起来做事,却突然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6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