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古今穿越电子书 > 女皇太狂悍+番外 作者:文苑舒兰(潇湘14.04.03vip完结) >

第1522部分

女皇太狂悍+番外 作者:文苑舒兰(潇湘14.04.03vip完结)-第152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冷雾再道:”仁王殿下……可能被人下了绝后嗣的药……“

    永熙帝没有说话;只是脸色却可怖之极;眼眸之中更是闪着狰狞之色。

    ”这……“雪暖汐也几乎说不出话来;他看向冷雾;又看向永熙帝;”这……怎么会……“

    没有人回答他。

    过了许久;永熙帝方才开口;一字一字地从唇瓣上挤出;”查去给朕查清楚“

    ”是“

    ……

    这件事并不难查;根据御医的诊断;疑能是在近期下的;而且是一次一次很小分量地下;而且最后一次分量可能极重;所以才会被诊断出来。

    能够如此下药的只有仁王身边亲近之人;如今仁王府和仁王最亲近的莫过于那个初侍。

    冷雾直接去了刑部大牢;将那初侍给提了出来;不必用什么手段;只是一问;他便承认了。

    ”凭什么只有你们给我下绝后嗣的药?我也要你们尝尝绝了后嗣的滋味哈哈——“

    ”那药你是从何处得来的“冷雾继续问道;绝人后嗣的要并不容易找到;这初侍成为仁王初侍之前一直在宫中当宫侍;他根本不可能接触到那些人。

    那初侍没有交代。

    冷雾用了刑;可是仍是无法撬开他的口;只得先回宫禀报永熙帝。

    永熙帝听了禀报之后;抿着唇沉默许久;最后阴沉道:”杀了他千刀万剐——“

    然而;不待冷雾去传旨;那初侍便咬舌自尽了。

    永熙帝大怒;将负责看守的衙役给狠狠惩处了一遍;然而;不管永熙帝将谁千刀万剐;都无法弥补一切了。

    看着刑部送上来的供词;永熙帝呵呵笑了几声;最后;一口血染湿了那供词。

    ”果真是朕的好女儿“

    ……

    十一月中旬;围场遇刺一案最终定案了。

    仁王司予哲弑君谋逆被废黜了王位贬为庶人;圈禁于宗亲大牢;其父明贵君教女不善;且自残自身;本该重罚;但念其进宫多年一直尽心服侍;不与追究其罪;命礼部操办丧仪;入葬高陵。

    这一日;厩下起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大雪;漫天的大雪几欲将整座皇宫淹没。

    深夜;风雪肆虐的更是疯狂;流云殿和往常一般沉寂;只是没过多久;便被一声惊叫声给打破了。

    蒙斯醉不敢置信地看着趴在了自己身上的人;”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朕什么时候来?“永熙帝抬着头嗤笑着;”你是朕的君侍;朕什么时候来的都成“

    ”你想干什么?“蒙斯醉盯着她;随即便发现了她满身的酒气。

    ”你认为朕会做什么?“永熙帝还是嗤笑;可却没有从他身上起来。

    蒙斯醉从未见过她这般;”你……“

    ”你很恨朕吗?“永熙帝继续道;”恨到了连朕碰一下都不给?“

    蒙斯醉有种受辱的感觉;”你……你喝醉了“

    ”醉?“永熙帝呵呵地笑着;”是啊;醉儿……醉儿……你说你母亲给你取的这个名字多好啊;醉儿醉儿……见到你的人都醉儿;然后一醉不醒……当年庄铭歆是;朕也是……只是庄铭歆运气好一些……不用醉一辈子;可朕;却要醉一辈子……一辈子……“

    ”司慕涵“蒙斯醉没想到会从她的口中听到这样的话;”你若是真的恨我下旨废了我就是了;不必说这些来侮辱我“

    ”废了你?不……不能废……朕如今便剩下你了……若是废了你;朕以后怎么办?不能废……不能废……可是……朕真的恨不得杀了你你知道吗?“

    蒙斯醉心中钝痛了起来;对着近在咫尺的脸喝道:”那你杀啊“

    ”不……我答应过了阿暖;不能杀的……不能杀……“面容顿时狰狞起来;”可是你为何要这般对我?为何要这样伤我的心?我到底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为什么你要一而再再而三地这般伤我的心“

    ”你放开我——“蒙斯醉奋力挣扎着;而这一次;他成功了;直接将永熙帝从推到了一旁;随后;掀被子下床远离她。

    永熙帝却没有再起来;仰躺在床上;像是在笑着;又像是在哭。

    蒙斯醉抱着自己的双肩;浑身颤抖。

    ……

    次日;永熙帝醒来;在见了自己身处的环境之后却愣了一下;似乎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在这里一般。

    蒙斯醉蜷缩在了旁边的暖塌上;一听到了声响之后便醒来了;随后;目光定定地盯着她。

    永熙帝发现了他;又愣怔了一下。

    蒙斯醉受辱的感觉更重;眼底渐渐燃烧了火焰。

    永熙帝看着他半晌;然后开口;”朕待会儿让人过来将正儿接去交泰殿;从今日开始;正儿养在交泰殿。“

    蒙斯醉眼眸微睁;”为什么?“

    ”朕的孙女朕想养就养;没有为什么。“永熙帝道;声音中没有任何的波澜。

    ”那也是我的孙女“蒙斯醉下了暖塌;站起了怒道。

    永熙帝起身;与他对视;”这是就这么定了;你若是觉得寂寞可以将谢氏的儿子抱进宫来养。“说罢;起步离开。

    ”司慕涵你到底想做什么?“蒙斯醉上前拉住了她;”你若是恨便废了我;甚至可以杀了我;为什么这般折磨我?“

    ”为什么?“永熙帝转过身冷冷地看着他;”你问朕为什么?那朕问谁?为谁为什么朕会生出这样的一个逆女“

    ”五皇女的事情和我没有关系——“蒙斯醉厉吼道;”和正儿更加没有关系“

    永熙帝没有回应他的话;只是眼含讥讽地看着他;半晌;抽回了自己的手;然后起步离开。

    ”司慕涵——“蒙斯醉浑身颤抖地厉喝着;他不知道她为何要这般对待他

    ……

    不管蒙斯醉如何的反对;一个时辰之后;冷雾还是带着人来接司升正。

    蒙斯醉没有阻拦;甚至没有出来送司升正。

    司升正得知之后却是开口拒绝;”冷总管;我不能离开祖父“

    冷雾恭敬道:”世女;这是陛下的旨意。“

    ”那我亲自去求皇祖母“司升正坚定道;”我不放心祖父;我不能离开“

    ”圣旨便是圣旨。“这时;水墨笑走了进来;神色严肃地看向司升正;”你皇祖母从来没有亲自养过孩子;她接你去交泰殿是你的福气“

    ”皇祖父……“

    水墨笑打断了她的话;”你皇祖母既然下了旨意便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你若是去求;一个不好还会惹怒了你皇祖母;届时不但你自己不好;你祖父也会被你连累再说了;都在一个宫里;往后你不也可以时时回来看望你祖父?“说完;又补充了一句;”你始终是女子;这般住在后宫始终不好“

    司升正挣扎了会儿;”那至少让我去跟祖父说一声……“

    ”不就是挪个地方住吗?“水墨笑忽然间动了怒;”你非得闹得像是陛下故意分开你们祖孙?“

    司升正面色一惶;”皇祖父;孙女没有……“

    ”没有便即刻跟冷总管走“水墨笑厉色道;”你祖父那里本宫自会给他说“

    司升正低下了头;”多谢皇祖父。“

    水墨笑目送了她离开之后方才去了寝殿。

    ”凤后;我家主子……“

    ”本宫只是进去跟你家主子说两句话。“水墨笑淡淡道。

    守门的宫侍犹豫了半晌;只好同意。

    水墨笑进了寝殿;却发现寝殿和外面一样的冷;进了内室之后;仍旧如此。

    蒙斯醉仍旧是蜷缩在了暖塌上;身上还是只穿着昨夜的寝衣。

    ”你只是做什么?“水墨笑上前;”便是再气陛下也不该再这般折腾你自己“

    蒙斯醉抬起头;”折腾?呵呵……我自己折腾我自己总好过被别人折腾“

    ”本宫知道昨夜陛下喝醉了来你这里。“水墨笑放缓了语气;”或许跟你说了什么难听的话;可她喝醉;她心里难受;难免如此“

    ”难听的话?“蒙斯醉嗤笑道;”她凭什么过来跟我说难听的话?是仁王陷害我的女儿她凭什么这般对我?“

    水墨笑看着她许久;”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蒙斯醉讥讽道。

    水墨笑沉默半晌;”仁王之所以这般除了她一时糊涂之外;还有一个人起了重要的作用。“

    ”谁?“

    ”仁王的初侍。“水墨笑道。

    蒙斯醉面色顿时一变。

    ”当日;仁王的初侍是你向明贵君举荐的吧。“水墨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心里的感觉;他以为他知道;可如今看来;他也是被蒙在鼓里;被自己亲生女儿出卖的结果定然很难受;”现在;你明白陛下为何昨夜那般吧?“

    蒙斯醉浑身轻颤了起来。

    ”对了;还有一件事。“水墨笑继续道;”仁王的初侍给仁王下了绝后嗣的药;虽然如今不能确定仁王是不是真的被绝了后嗣;但是御医也不敢说仁王在后嗣方面没有问题。“

    蒙斯醉眼眸睁的很大;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似的;”不会的不会的……不会的……“

    ”会或者不会;你自己心里清楚。“水墨笑道;”不过你放心;如今陛下便剩下礼王一个了;所以不会对她如何的;这也便是她为何那般对你的原因;她心里有火无处发;只能发在你身上;许是担心清醒的时候做不到;所以喝了酒方才过来吧。“

    蒙斯醉的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昨晚的那邪;说的人不是他?她恨的人不是他?她想杀的人也不是他?她口中的逆女;更不是仁王?

    ”她……将正儿带走……是不是害怕我连正儿也教错了?“

    水墨笑没有回答。

    ”呵……呵……带走好……带走好……我连女儿都教不好;如何能够教好孙女……呵呵……“虽是笑着;却泪流满面。这个真相;比侮辱更让他难堪

    水墨笑看了他会儿;转身离开;出了寝殿之后;便沉下了面容;”你家主子不爱惜自己;你们做奴侍的也不爱惜主子的身子?“

    ”凤后……“

    ”若有下次便是你是豫贤贵君的人本宫一样不饶“水墨笑冷声道;”还不快去生炉火“

    ”……是。“

    ……

    永熙帝将礼王世女接到交泰殿抚养一事很快便传遍了。

    大皇女被贬为庶人流放漠北;靖王一直被永熙帝厌恶;安逸王后嗣有碍;五皇女背上了弑君之罪;永熙帝的皇女之中;便只剩下礼王有资格承继皇位。

    永熙帝这般做;更是表明了下一任的皇帝是礼王。

    原本这消息是好事;只是不管是司予昀还是谢氏都无法真心高兴。司予昀是想起了史书上关于现任皇帝不但将下一任的皇帝定下来;便是连下一任皇帝的继承人也定下来的事情。

    她不喜欢司升正是一定的;可若是她的太女之位是先帝就定下的;她便是不喜欢也必须接受。虽然不是没有办法解决;可是;她还是不希望见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至于谢氏;理由更是简单;司升正不是他的女儿难得得来的孩子是个儿子他已经很难受了;如何还能为了这事高兴起来。

    然而不管当事人高不高兴;这件事还是表明了太女之位非礼王莫属

    十一月末;永熙帝寿辰这一日;群臣上奏立礼王为太女;然而永熙帝却不知何故;始终不允。

    十二月;永熙帝御桌上堆满了请立礼王为太女的折子;然而;永熙帝始终不允。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除夕宫宴当晚;凤后在宫宴上晕厥了过去;而经御医诊断之后竟是喜脉。

    时隔近三十年;已过四旬的凤后水氏竟然传出有孕。

    ……

    朝和殿;寝殿内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