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古今穿越电子书 > 女皇太狂悍+番外 作者:文苑舒兰(潇湘14.04.03vip完结) >

第204部分

女皇太狂悍+番外 作者:文苑舒兰(潇湘14.04.03vip完结)-第20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司慕容看了看司慕涵,冷笑道:“十六皇妹对这个罪臣还真是关怀备至。”

    “五皇姐不也是吗?”司慕涵似笑非笑地道。

    司慕容冷哼一声,便不说话。

    司慕涵见她无意挑衅,自己也不想生事,如今最要紧的便是查清官文舒是如何是的,只是当她和韩芷进了关押官文舒的牢房之后,不禁吓了一跳,此时的凌乱肮脏的牢房地下浸满了鲜血。

    而官文舒便是躺在血泊中,左手的手腕上划了一道极深的伤痕,而右手上握着一块瓷片,正是平日犯人用膳的那只碗。

    血腥味夹着里头的恶臭味不断地传来。

    司慕涵咬了咬牙,压下了心头的恶心,又在里边待了半晌方才走了出去,宁王此时已经离开了,据狱卒交代说宁王因为此时进宫跟陛下请罪。

    官文舒虽然是罪臣但是在看押期间死去,宁王自然难持其咎。

    司慕涵听了这话后,不禁冷笑一声。

    半晌后,大牢的狱卒带着一个仵作走了进来。

    司慕涵便也和仵作一同进了牢房。

    仵作验尸之后,认定官文舒的确是自尽。

    她摔破了用餐的碗用瓷片划破了手腕自尽身亡。

    仵作还在官文舒的怀中找到了一块布,一块写满了字的布,是从身上的衣服撕下来的。

    是血书。

    韩芷见状,立即将血书拿起交给了司慕涵。

    司慕涵接过了血书,缓缓地打开了一看。

    血书的内容一部分是写给官锦,另一部分是写给她的。

    司慕涵看完了血书,然后将视线移到了官文舒死灰的脸庞,心里说不出滋味。

    官文舒之所以自尽是因为太过于思念死去了的正夫。

    竟是殉情?

    竟是这样的原因?

    难道她不知道外边还有一个儿子在等着她吗?

    司慕涵收回了视线,拿着那块血书转身走出了牢房,吩咐韩芷留下来继续注意后续事情,便回了十六皇女府。

    官文舒虽然是自尽,但是毕竟是犯人,大周犯人自尽而死,需要经过一套流程确定方才能够将遗体教还给家属。

    一进大门便撞见了匆忙赶出来的官锦。

    官锦一见司慕涵,便脸色惊恐地拉着司慕涵的手问道:“殿下,我母亲怎么了……”

    “你……”司慕涵没想到他这般快便得知此事。

    章善走了上来,说方才雪主子和羽主子问殿下回了府为何又出去,她便将官文舒出事的事情告诉了他们,而官锦又这般恰好地走过,便知道了这事。

    司慕涵看了看官锦,从怀中取出了那封血书交给了他。

    官锦低头看了一眼那血书,然后抬头看着司慕涵,“我母亲真的死了?”

    “对不起……”司慕涵低声说了一句。

    官锦低头接过了那封血书,呢喃道:“我本来打算伤好了之后便去漠北找母亲的……我本来打算去漠北照顾母亲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转着回客苑。

    司慕涵没有阻止,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官锦低头看着手中的血书,一路低喃地走着,像是傻了一般。

    司慕涵吸了口气,随即对章善吩咐道:“让下人好生照顾好他。”

    章善点头,“是。”然后跟上了官锦。

    “殿下……”蜀羽之和雪暖汐不知何时走了过来。

    司慕涵看了看他们,笑了笑道:“没事,别担心。”

    “涵涵……”雪暖汐走上前,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官锦那个样子他的心很不安,难道是因为之前他一直讨厌他如今见了他这般的惨所以觉得内疚?可是他还是不喜欢他,不喜欢,甚至如今他这般的惨了他还是不愿意见到他和涵涵亲近,即使他只是无意识下的行为而已。

    司慕涵看着雪暖汐,“先进入吧。”

    雪暖汐点头。

    恰在此时,一道沉声传来。

    “十六殿下!”

    司慕涵循声看去,却见顺天府尹正带着一队衙役往她走来。

    雪暖汐见了,随即睁大了眼睛,他可是记得这个王洵的,上一次若不是因为她,涵涵便不会被陛下当众杖打!这回她又来找涵涵而且还带着衙役,究竟想做什么?

    司慕涵眯了眯眼,“王大人这般大阵仗来找本殿,所谓何事?”

    “下官受蜀大小姐所托彻查蜀相大人中毒一事,如今已然找到了一些线索,只是却要请十六殿下前去协助。”王洵正色道。

    司慕涵冷笑道:“王大人是说本殿与蜀相中毒一事有关了?”

    “这怎么可能!?”蜀羽之震惊地叫了出声,殿下怎么会和母亲中毒之事有关系,这怎么可能!?

    雪暖汐顿时怒道:“你胡说!”涵涵怎么会和蜀羽之的母亲的事情有关?一定是这个王洵诬陷涵涵!不,是那个恶毒的宁王,是她!他想起来了,这个王洵和那个宁王是一伙的!他都不是说过他再也和她没关系了吗?为何她还是不肯放过他们!

卷一 争储 111 该反击了

    王洵眯眼笑了笑,“下官不过是秉公办理,十六殿下还是跟下官走一趟吧。 ”

    雪暖汐还想说话,但是却被司慕涵给打断了,他看着司慕涵,满目的担忧。

    司慕涵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眼神,然后眸光一转看向了王洵,眼神已然成了冰冷,“王大人,虽然你是顺天府尹,可是你也不要忘了,本殿是大周的十六皇女!你若是让本殿给你去一趟也可以,只是着后果王大人却未必担得起来!”

    王洵看着司慕涵,正气凛然地道:“下官只是知道尽忠职守,十六殿下若是要为此事为难下官,下官也无话可说,况且,下官之所以回来这里请十六殿下前去,便是因为蜀相大人亲口向下官说,让蜀相大人中毒的那罐茶叶是十六殿下吩咐府上的初侍派人送去的,殿下的初侍,也是蜀相大人的庶长子还给了蜀相大人一封书信证明那罐茶叶是十六殿下吩咐要送给蜀相的。”

    司慕涵双眼随即眯成了一条线。

    雪暖汐听了也震惊不已。

    蜀羽之也震住了,瞪大着眼睛看着王洵。

    “所以为了证明十六殿下的清白,还请十六殿下跟下官走一趟吧。”王洵正色道。

    司慕涵还未说话,便见蜀羽之猛然上前,似要打王洵似的,她眼疾手快地将他抱住,沉声道:“羽之住手!”

    雪暖汐这也回过神来,只是他却盯着蜀羽之,没有说话,脑子更是一片混乱,蜀羽之送去的?涵涵让蜀羽之送去茶叶?而且还是蜀相说的,还有蜀羽之的信?

    这是真的吗?

    雪暖汐自然不相信司慕涵下了毒,但是司慕涵有没有给蜀相送茶叶却是不知道。

    有蜀羽之的信啊!

    蜀羽之自然不会害涵涵的!

    可是这又是怎么回事?

    谁在茶叶中下了毒?

    蜀羽之身子僵硬了起来,他转过身,惊恐地看着司慕涵,摇头道:“我没有!”他没有给母亲送东西,也没有给母亲写信!可是母亲为何要这般说?难道有人冒充他给母亲送信吗?还是母亲……

    不会的!

    母亲不会害他的!

    母亲怎么会害他!

    司慕涵见蜀羽之依然失了方寸,便握着他的手道:“羽之冷静些,我会弄清楚这件事,你冷静点。”

    “我没有!”蜀羽之重复道。

    “我知道。”司慕涵正色道,“你待在府中,我去去便回。”说罢,放开了他,便对王洵道:“既然王大人说的这般的言之凿凿,本殿便跟王大人走一趟。”

    王洵道:“有劳十六殿下了!请!”

    “涵……殿下!”雪暖汐惊慌地道。

    “雪侧君!”司慕涵转过视线看着雪暖汐:“本殿很快便会回来,照顾好府里,还有羽侍人。”

    雪暖汐一愣,她叫他雪侧君?

    司慕涵眯了眯眼。

    雪暖汐快速回过神来,连忙点头,“殿下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府中的一切的!”

    司慕涵嘴边溢出了一丝笑意。

    雪暖汐一脸的郑重,又道:“你放心!”

    司慕涵看了一眼蜀羽之,然后跟王洵离开。

    蜀羽之在司慕涵离开之后许久方才回过神来,只是回过神来的第一件事便是往司慕涵离开的方向冲去。 

    雪暖汐见状,便立即上前拉住了他的手,“蜀羽之,你要去哪里!”

    “你放开我!”蜀羽之根本就失了控,不管不顾地要甩开雪暖汐的手,他不能让殿下就这么去,不能!他没有做过这件事,那王大人这样说定是有阴谋,殿下若是这般去了,定然有危险,他不可以让殿下出事!

    雪暖汐死了不松手,“你不许去,涵涵说要我照顾你的,我不能让你去!”

    “你放手!”蜀羽之厉色道。

    “我不放!”雪暖汐就是不放手,涵涵方才说那番话便是对他的嘱咐,他是十六皇女侧君,他要照顾好府中,这样才可以让涵涵想到办法对付那个宁王,还有那个王洵!涵涵信任他,他便要做到最好,所以他绝对不能放蜀羽之离开,绝对不可以!

    “你放开我!”

    “不放!”

    章善从下人的口中得知了门前发生的事情便急匆匆地赶来。

    蜀青因为见自家公子久未回来便出来看看。

    只是两人一赶到便见了这一样一个场景。

    蜀青随即上前,“雪主子,你是做什么?”

    雪暖汐没有在意蜀青的怒意,反而见了他来便急匆匆地吩咐道:“蜀青,你快帮我拉着你家主子,不能让他做傻事。”

    蜀青一愣。

    章善上前:“两位主子,有什么事回到内府在商议,莫要在门口处。”

    雪暖汐闻言,随即道:“对,回府!”说罢,便拉着蜀羽之进门。

    蜀羽之这时也没有再闹。

    蜀青扶着自家公子,不明所以。

    雪暖汐拉着蜀羽之进了前厅,便吩咐下人去关了大门,生怕蜀羽之又跑出去似的。

    蜀羽之立即跪在了雪暖汐面前。

    “公子……”蜀青惊愕。

    雪暖汐连忙道:“蜀羽之,你起来!”

    “雪侧君,羽之求你,让羽之出去!”蜀羽之哀求道,他要去弄清楚这件事,一定要!

    雪暖汐看着蜀羽之,“蜀羽之,你傻了啊!涵涵都说了不能让你去,而且她可是十六皇女,那个王洵最多带着她去见陛下,这一次又不是上一次,那个王洵根本没有证据,而且你这般跑去了只会害了涵涵,我告诉你蜀羽之,上一次我便是这样做了,所以害了涵涵!”

    说不定上一次就是因为他跑去王洵那里闹方才让陛下对涵涵下了那样重的惩罚!

    他也担心涵涵,可是他却不能再胡闹了!

    他要冷静地帮涵涵照顾好蜀羽之!

    更要阻止他去做傻事!

    蜀羽之看着他,“我不去找殿下,也不会去顺天府。”

    雪暖汐一愣,“那你去哪里?想进宫去求陛下吗?”

    “我要去蜀家!”蜀羽之神色颤抖地道,方才是因为他太震惊了所以才会想跟着殿下去,如今他冷静下来了,他要去蜀家,要去问清楚母亲!那王大人之所以要带殿下走便是因为母亲亲口说了那些话!只要母亲收回了那些话,那个王大人便再也没有借口为难殿下了!

    雪暖汐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