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古今穿越电子书 > 女皇太狂悍+番外 作者:文苑舒兰(潇湘14.04.03vip完结) >

第897部分

女皇太狂悍+番外 作者:文苑舒兰(潇湘14.04.03vip完结)-第89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顺君闻言,脸上又是一阵震惊,“冷总管……是陛下?!”

    那宫侍没有回答,但是,却也是默认了。

    顺君脸色极为的难看地呆愣了一阵子,旋即掀起了被子要下床。

    那宫侍一件,顿时大惊,“主子您不能下床!”

    “本宫要去见陛下!”顺君厉喝懂啊。

    “主子您的身子还未好怎么可以出门?!”那宫侍大惊。

    顺君下床的动作僵硬了一下,旋即想起了现在自己的情况,要紧了牙关压下了内心的焦急,对那宫侍一字一字地挤出来说道:“你去交泰殿一趟,说本宫想见陛下!”

    那宫侍见主子不再坚持下床出门,松了口气,随后先让主子躺会了床上,方才领着命令而去。

    顺君在宫侍离去之后又坐起了身子,双手抑不住颤抖,他没想过要害死柳氏,他真的没想过……即便他是姑母养大的,即便他不是那等养在深闺当中的男子,他甚至杀过人,可是却这一次……是他第一次去伤害一个无辜的人,而且还是用这般卑鄙的方法……可是他没想过会害死柳氏!

    小半个时辰之后,宫侍还真的将司慕涵给请来了。

    屏退了宫侍之后,顺君便直接入了主题,“恪侍君……他是不是真的畏罪自尽?!”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司慕涵双手负背地站着,语气淡漠。

    顺君睁大了眼睛。

    “你想朕告诉你不是,然后心里便好受一些吗?不管柳氏因何而死,最终导致他走到这一步的人是你。”司慕涵神情冷漠,言语更是冷漠,“若不是当日你自作主张自作聪明,柳氏便不会死!”

    顺君浑身一颤,不但是因为司慕涵话中说他导致柳氏死亡,更是因为她话中自作主张自作聪明这两个词。

    先前,他观柳氏的行为处事,肯定他绝对不会如同其他人一般做出自我了断这样的事情来,所以方才会想出这样的一个方法来。

    可是如今……

    柳氏死了——

    不管他是不是畏罪自尽,害死他的罪魁祸首还是他!

    可是自作主张……

    也没错,假孕这件事是他向她提出来的,牺牲柳氏来保豫贤贵君的这个计划也是他向她提出来的,在发生柳氏坠楼的事情之前,他是想过利用自己的身体来博得她的欢心,可是,对于帝王来说,男子从来便不缺,他也不是什么倾国之色。

    比起利用色相,为她解决困局显得更加的有力。

    所以,他想了这般一个法子。

    而且没有经过她允许便先一步对外传出他怀孕的消息。

    她说他自作主张,他承认。

    可是自作聪明……

    这件事虽然对柳氏极为的不公平,可是豫贤贵君的危机不是解除了吗?!她最为心烦的事情不是解决了吗?!

    更何况,虽然他未经她允许先传出有孕,可是后来的事情,他都是经过了她的允许的!她允许他继续这个计划的!“陛下也是允许了的!”顺君盯着司慕涵一字一字地道。

    司慕涵冷笑:“朕允许了又如何?朕允许了你,你便觉得你没有错?你认为朕需要你这般自作聪明帮朕?!还是你觉得,朕是你可以随意威胁之人!?”

    顺君脸色更是难看。

    威胁?

    她说威胁?!

    “从前朕的觉得聪明的人在后宫可以活得更好一些。”司慕涵继续冷笑,“可是聪明却不懂分寸看不清自己的身份恣意妄为之人,只会死得更快,若不是你姨母为朕忠心耿耿十多年,当日你先斩后奏威迫于朕之时,朕便容不得你!”

    顺君盯着司慕涵,浑身颤抖。

    司慕涵继续冷笑:“朕不阻拦你,便是要你看清楚什么事情是该做什么事情是不该做!”

    说罢,她便转身离去。

    “陛下——”顺君忽然间厉喝道。

    司慕涵停下脚步转过身。

    “只要陛下放过姨母,陛下便是要臣侍的命,臣侍也无话可说!”顺君咬着牙决绝地道。

    司慕涵冷笑,带着满满的讥讽,“朕何时表示过要对你姨母下手?!”

    顺君一愣。

    “从你进宫开始,朕对你虽然不算宠,然而却也从不薄待,既然你姨母将你送进宫方觉安心,朕也便受了,君君臣臣这些关系从来都不是单凭我信你三个字便可以解决了的,所以,朕默认了这种联系。”司慕涵冷冷地道,“只是,朕若是真的要对付司徒雨,便是她送十个男子进宫,朕也一样不会手软!”

    顺君顿时面无人色。

    “若有下次,便是你姨母也保不住你!”司慕涵说完,没有再看他一眼便转身离开,便在走出了内室之时,便见水墨笑站在了外室内,似乎站了很久,她蹙眉看了他会儿,没有开口说话,继续沉默离去。

    水墨笑转过视线看了司慕涵离去的背影半晌,随后方才缓步走进了内室。

    顺君看见了他,脸上尽是悔意以及惊恐。

    水墨笑走到他的面前,见了他这般,心里竟生出了一丝怜悯,蹙着眉道:“为何你会这般的糊涂。”

    司徒氏进宫以来虽然一直安安静静,但是他还是看得出来,他不是个糊涂之人,可是这一次,却真的做出了一件糊涂的事情。

    他以为柳氏这件事是她一手策划的,却不想居然是顺君。

    而他这般做的原因竟然是以为陛下要对付他的亲人?

    是他太年轻太天真了吗?

    “即便你真的帮了她,只要陛下心里是真的要对付你的姨母,你做再多的事情也是枉然。”

    “糊涂?”顺君的话显得有些尖锐,“她是臣侍的姨母?臣侍在这世上最亲的人,面对亲人有危险,臣侍还如何可以聪明如何可以理智?凤后难道没有试过吗?!”

    水墨笑的神色顿时冷了下来,即便他心生怜悯,可是面对这般揭他伤疤的人,他何必这般和颜悦色,“你以为本宫没有试过吗?当年本宫家破之时,本宫比你如今更惨十倍!本宫的家人如今都还在漠北!”

    顺君闻言,脸色顿时浮现了悔意,“凤后……”

    “你以为你这样做便是帮了你的姨母吗?”水墨笑冷笑,“你姨母好端端的,陛下为何要对付她?还是你姨母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你方才会这般不惜代价地帮她?”

    顺君大惊。

    “陛下方才有句话说的没错,聪明但是却不懂分寸看不清所处地位之人只会死的更快。”水墨笑冷笑道,“严重一些,更是会祸害家人!”

    顺君浑身蔓延着刺骨的冰冷。

    “若本宫是你,本宫便不会再做出这等蠢事情!”水墨笑冷冷地道,随后便也转身离开。

    “凤后!”顺君叫住了他,“这般多年,难道你从未为你的家人做过什么吗?!”

    水墨笑神色阴沉了下来,“你觉得你有资格这般问本宫吗?”

    “这一次,臣侍或许愚蠢,可是,谁能在面对亲人有难之时还能无动于衷?”顺君像是要扭转什么似的。

    水墨笑心里冷笑,面上更是阴沉,“司徒将军在海上微风八面所向无敌,可是养出来的孩子却不过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罢了,希望不会有朝一日自食恶果!”

    说完,不等顺君回应,便继续转身离开。

    司徒氏将来会有什么样的结局,他如今大概也可以猜到几分了,若是陛下真的要对付司徒雨,那司徒氏便是最好的武器,若是她想继续保住司徒雨这名悍将重用,那司徒氏便不能久留。

    不管那一可能,司徒氏都不可能善终。

    当然,若是他可以幡然醒悟,或许还有机会。

    对于顺君这种维护亲人的行为,水墨笑嗤之以鼻,若是可能伤害自己亲人的人是一个普通人,顺君的这些手段或许可以奏效,可是偏偏这个人是帝王!

    在帝王面前保住不受她待见甚至恨不得除去的家人,唯一的法子便是隐忍。

    这般多年,难道他不心疼不焦急吗?

    可是妄动,只会为原本受苦的家人招来杀身之祸。

    这些年,若是他半百筹谋,万般谋划,她即便不会对他如何,可是为了将来大周不会出现一个祸害的外戚,她不会容忍水家的人继续活着。

    当年他一心想生下一个皇女,可是,如今想来,若是当年他真当生了一个皇女,那这些年水家的人或许不仅仅是在漠北,而是直接下了地府了!

    这般多年来,他因为许多的事情和她吵和她闹,但是却从来没有涉及过水家。

    便是因为他知道,在水家的这个问题上面,他越是闹,她越不可能放过,而也因为他这般,这些年,水家的人虽然呆在荒凉的漠北,可是,基本却都安居乐业,无需和当日初到漠北之时,作为漠北开荒的苦力。

    因为他后位稳固,因为她人前人后给足了他敬重,所以,当地的州府对水氏族人也都极为的厚待。

    顺君这般行为,在他看来,不过是自找死路罢了!

    出了萧晨殿,水墨笑便吩咐了身边的宫侍,“去内务府传话,接司徒氏家人进宫的事情不必办了。”

    “是。”

 卷四 江山 128 值不值得

    水墨笑从萧尘殿出来便去了承月殿蜀羽之那里,一是为了柳氏中毒而死一事,二便是除夕当日庄家正夫以及庄之斯奉召入宫一事。

    蜀羽之听了水墨笑的来意之后,眸子沉了沉,随后正色道:“凤后,恪侍君中毒一事陛下已经下旨不得查下去,臣侍只能听命,至于凤后要臣侍派暗卫暗中监视大皇子是否与庄之斯见面一事,请恕臣侍也不能听命。”

    柳氏之死的**,他是绝对不可能说出来,即便凤后不会泄露出去,他也不可能说出,至于大皇子,除非有真正的危险,暗卫也不可能时刻守在身边,更何况还是监视?

    而且陛下心里也是有意撮合大皇子和庄之斯的,暗卫所作所为不得和陛下的心意有所违背。

    三皇女做出了那件事之后,他便也向陛下请旨,希望能够暗中让人看着三皇女,可是陛下不允,他也只能听从,也没有私下行动。

    水墨笑脸色一恼,“晏儿这事你不同意便罢了,但是柳氏的事情你也真的坐视不理?!”

    “请恕臣侍斗胆问凤后一句。”蜀羽之站起身来,“凤后当日向臣侍说过你不会沾染那些不属于你的权力,可是凤后如今却为何一次有一次希望臣侍用手中的权力为凤后办事?!”

    “你——”水墨笑也霍然站起了身,似乎没有想到蜀羽之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蜀羽之没有退缩。

    这件事他很早便想提出来了,只是之前因为当年他差一点害的他一尸两命一事,而且他也是全心关心陛下,方才一直没有提出来,可是……如今他一而再而三的……

    当年夜太君三番四次交代,要当好后宫暗卫的统领首先要做到的便是听从陛下的旨意,即便是错的,也要听从。

    而这些日子,他却屡屡违背了这个原则。

    他不想再让陛下失望。

    三皇女的事情已然是在陛下的心头插了一刀了。

    水墨笑虽然恼怒不已,可是看着蜀羽之肃然的模样,最终也是败下了阵来,即便心里再如何的不满和恼怒,他也无法说如今他的行为没有丝毫的不对,狠狠地咬了咬牙,坐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