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居小说网 > 古今穿越电子书 > 庶女王妃之盛世荣华 作者:文苑舒兰(瀟湘vip2014.06.08完结) >

第16部分

庶女王妃之盛世荣华 作者:文苑舒兰(瀟湘vip2014.06.08完结)-第1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是。”莫离应道。

    “往后,不要让我再见到你私下接触她!”齐怀若声音冷了下来,警告道。

    莫离心中一凛,“是!”说罢,却又补充道:“只是……请恕属下多嘴,既然主子已然决定,为何不直接跟温姑娘说明一切?”

    齐怀若看了他一眼,却未曾回答。

    早上观景亭的情形又一次浮现在了他的脑海当中。

    裴少逸的提议固然是无耻,可是她的反应却也过激,这十年来,据他所知,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她从未有过这样失控的行为。

    可是她却一连掌掴了裴少逸两个耳光。

    眼中有着极深的沉痛。

    若非无情,岂会如此反应激烈?

    说明一切?

    她会信吗?

    不。

    齐怀若摇了摇头,嘴边泛起了一抹苦笑,不会的,她不会相信的,即使会相信,恐怕她知晓情况之后对他的态度恐怕比现在更要糟糕。

    裴少逸悔婚,归根结底,或许他方才是罪魁祸首。

    ……

    经过了早上的事情以及不久前的折辱,荣华的心情已经糟糕到了极处,即便是澄净心灵的佛经此时也无法让她的心平静下来。

    下午的法事,她可以说是在恍惚以及焦躁当中度过。

    而她的恍惚和焦躁便是连觉远大师也发觉了,法事过后,觉远大师留住了她,“施主心神不宁,可是何故?”

    荣华神色一颤,忙掩饰:“大师……”她原本是想否认,只是话到了嘴边之时却咽了回去,“大师,小女的心的确有些不安,方才小女前来偏殿之时,路上见了不少寺中武僧手执武器四处走动,小女心下惊恐,怕寺中出了事情。”

    说完,又补了一句,“还请大师莫怪,今早母亲将小女身边一下人召回了家中,如今便只剩小女与嬷嬷孤身在此,难免不安。”

    觉远大师看了荣华半刻,方才微笑道:“施主无需慌张,如今寺中的确出了一事,不过寺中的安危老衲还是可以保证,姑娘大可安心住着就是。”

    “可当真?”荣华紧张问道。

    “自然。”觉远大师回道。

    荣华松了口气,微笑道:“有大师这话小女便安心了,只是……寺中究竟出了何事?”

    “一桩小事罢了。”觉远大师回道。

    荣华沉吟会儿,并没有继续追问,“如此便好,多谢大师。”

    随后寒暄几句,便起步返回禅院,而回程上,却未见巡视的武僧。

    只是还未回到禅院,她便远远地看见林嬷嬷神色焦急地站在了禅院的门口处,神色随即一变,加快了脚步走了过去。

    林嬷嬷一见荣华回来,也是迎了上前,焦急而惊慌地道:“姑娘,不好了……”

 027 糊涂

    能让林嬷嬷这般惊慌的也便只有正房内昏迷之人。

    “嬷嬷你先别急,我们进去再说。”荣华打断了林嬷嬷惊慌失措的话,声音沉稳地安抚道。

    林嬷嬷也并非完全失去了理智,听了主子的话之后便点头应道:“好!进去再说进去再说!”说完之后还小心翼翼地查看了四周,像是担心有人在附近监视似的。

    两人进了禅院,林嬷嬷当即锁紧了大门。

    “到底出了什么事?”荣华看着她问道。

    林嬷嬷压低了声音慌慌张张地说道:“是……是屋子里的那人……方才老奴发现他的身子在发烫,姑娘,他应该是发烧了!”

    荣华闻言,脸色顿时一沉。

    “姑娘……”林嬷嬷继续道:“老奴曾经听人说过,有些人在受了外伤之后会发高热,若是退不掉的话,人定然救不回来的……”

    人若是死在了她们禅院内,那该如何是好?

    荣华垂下了眼帘,沉默了起来,夕阳的余晖落到了她的脸上,让原本便幽暗的容貌更添了一抹飘渺,半晌后,她抬起了视线看向林嬷嬷:“嬷嬷,待会儿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仿佛上天已经是觉得给够了她安宁,所以,如今诸事不顺。

    最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如今方才一下午便发了烧,若是没有进一步治疗,恐怕那人即便再坚韧也熬不过去。

    而她,不能让他死在这里!

    林嬷嬷有些迷茫,但还是重重点了点头。

    ……

    而便在此时,远在姑苏城内的裴府内,也是不得安宁。

    这座府邸是裴少逸衣锦怀乡之后用琼林宴上当今圣上赏赐的银子新购买的,不算是大,但是却比之前的裴家要好上许多。

    而在裴少逸上温府下聘之后,厉氏也以打造新房唯由,将府内一切都给换了一个新,也因为这般,让裴夫人对这门婚事更是满意之极。

    不过这份满意却在半个时辰之前消失了。

    如今,她的心里只剩下满心的不解以及愤怒。

    “逸儿,你给我说清楚,皇上可是想招你为驸马!”裴夫人怒气匆匆地直接闯进了裴少逸的书房,也是第一次这般愤怒地质问一直视作珍宝的儿子。

    裴少逸愣了一下,随即站起身来,脸色有些铁青:“娘,谁告诉你的?!”

    “四九!”裴夫人回道,随后见了儿子的脸色,便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道:“这般说这件事是真的?!你真的推了公主而执意要娶那个温家的扫把星?!”

    裴少逸沉默不语。

    “逸儿,你怎么这般的傻啊!”裴夫人继续不敢置信地嚷嚷道:“那温家的扫把星便这般好?让你不惜和我赌气,甚至连公主都不要?!”

    “娘……”

    “你不但做下了这般对不起祖宗对不起你死去的爹之事,还一直瞒着我不让我知道!”裴夫人最无法接受的就是一向孝顺的儿子居然瞒下了她这样一件重要的事情,“若不是今日我得知了你去了寒山寺,而温府那边也说那扫把星如今便在寒山寺,我生怕你在婚前闹出什么事情来便找来了你的书童问一问,若不是他一时说露了嘴,我到死也不会知道这件事!逸儿啊,你怎么这般糊涂?驸马啊,区区一个温府的姑爷,即使是嫡女姑爷,又怎么比的上高高在上的驸马?!若是你娶了公主,那以后你的孩子就是皇亲国戚,我们裴家的血脉中就会留着皇家的血!那时候,我们裴家方才是真真正正地翻身了啊!你怎么这般的糊涂!你怎么这般的鬼迷心窍!”

    裴夫人越说越是失控,最后甚至哭着对儿子动起了手来。

    “那个扫把星有什么好?有什么好?!……你这样让我死了之后怎么去见裴家的列祖列宗?怎么去跟你爹交代?!……我含辛茹苦地将你养大,你却为了一个爱勾人的扫把星小蹄子断送了自己的前程……我打死你,打死你这个不孝子!”

    裴少逸脸色铁青僵硬,“娘,你听孩儿说,你先听孩儿说了……”

    裴夫人已经是听不进任何的话了。

    裴少逸直接跪在了地上,扬声喝了一句:“娘,你先听孩儿解释!”

    裴夫人停下了手,满脸泪痕,比起愤怒,她更多的还是伤心,娶公主啊,这是一个多么千载难逢的机会?可是他就这样断送了,就这样断送了……

    自从逸儿高中的消息传来之后,裴氏宗族的那些人便变了一个面孔,对她奉承巴结,完全没有以前那种冷眼旁观落井下石!

    逸儿高中状元,她们就这样对她卑躬屈膝的,若是逸儿娶了公主成了驸马,那那些曾经欺辱过他们瞧不起他们的人更是会像只狗一样地围在她身边转!

    可是现在……

    完了,都完了!

    皇亲国戚的荣耀,高高在上的地位,都没了不说,甚至还会人头落地!

    “解释!你解释什么?你以为娘没有读过书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欺君之罪吗?你以为娘是个无知妇人就不知道这些?!四九什么都说了,他都说了!他还求我放他出裴家,饶他一命!”

    这话说完,裴夫人便摇摇欲坠。

    裴少逸连忙起身扶着她,“娘,你先坐下。”

    裴夫人没有拒绝儿子的搀扶,只是却一直哭着,“逸儿啊,你怎么这般糊涂啊,怎么这般糊涂……”

    “娘。”裴少逸跪在了裴夫人跟前,抬起头正色道:“娘,孩儿这样做并不是糊涂,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娘,孩儿的确是自幼便定了亲的,若是当时孩儿不将此事说出,接受了皇上的赐婚,那将来若是此事被揭发,那孩儿便真的是死罪一条!再者,娘,当驸马于孩儿来说绝对一件好事情!”

    “什么不是好事情……”

    “娘,你先听孩儿说完。”裴少逸少有的打断了母亲的话,咬着牙道,声音中有着决绝之意,“大隋朝律法规定,文臣尚公主便不得任要职,武将尚公主则不得掌兵权,娘,若是孩儿真的尚了公主,那孩儿的仕途便就此断了,终其一生,孩儿只能当一个微不足道的词臣!孩儿寒窗十年,好不容易方才高中,实在不想就这样断了仕途!”

 028 母子

    裴少逸脸庞有些扭曲,双手紧紧攥着,恍惚之间,他仿佛回到了许多年前,他也是这样跪在母亲的面前发誓将来一定会高中一定会光宗耀祖,让那些欺辱过他们小瞧过他们的人都反过来看他们的脸色!

    如今他做到了,而他的心也有了更加长远的计划!

    所以,他不能尚公主成为驸马!

    裴夫人愣住了,儿子所担心的这些事情她从未想过,她只是知道,若是儿子娶了公主,那他们就皇亲国戚。

    “娘,我知道你这些年受了很多委屈。”裴少逸神色放柔了一些,“这也是孩儿不想尚公主的原因之一,娘,公主不同寻常人家的女子,寻常人家的女子,即便是高门大户出身,只要嫁了人都一定要侍奉婆母,可是公主不一样,公主即使嫁了人也是公主,是君,而我们是臣!君臣之礼从来都是在孝道至上的!娘含辛茹苦养大孩儿,孩儿怎能让娘晚年都要在媳妇面前卑躬屈膝?娘,请你相信孩儿,即使孩儿成不了驸马,孩儿也能够光耀门楣!”

    裴夫人的心很乱,眼前的事情已经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即使她养出了一个状元儿子,但是她的目光却从来只限于眼前,限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会被厉氏说服,做下了这等如今可能会让他们一家万劫不复的事情。

    她慌了。

    “可是……可是逸儿……我们不娶公主,皇上万一怪罪我们……还有……若是皇上知道最后你娶的不是那个扫把星,那不就是欺君之罪?逸儿,四九跟我说了,那是欺君大罪——逸儿,是娘害了你!是娘害了你啊!”

    她不该听那温夫人的话同意将定亲之人换成那嫡出的二姑娘!

    可她这样做也是为了逸儿好,那温荣华一出生温家就祸事连连,一看就是一个命硬的人,她怎么能够让她进门祸害裴家?!

    可是如今……

    如今该如何是好?

    “逸儿啊,你怎么不早些告诉娘?你若是早些告诉娘这些,娘便是被那扫把星给克死了也不会同意温夫人的建议的!逸儿,都是娘害了你,娘害了你啊——”

    裴少逸站起身来上前扶住了即便是坐着却还是不稳的裴夫人,“娘放心,孩儿早已有了对策,我们不会犯欺君之罪的!”

    “怎么会……”

    裴少逸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